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入越轮战”所见所闻(二)  

2017-02-08 16:0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南“抗美救国战争”时期,广大民众的生活是极其艰苦的。

一、篾编的小艇

164支队4 中队(灯一营)82分队(灯二连)驻防在红河的东、西两岸,从连部到一排部(211站)或从一排部到连部,都得往返于孙翠-欧楼之间。在孙翠的红河边上,也就是164支队的雷达一站所在的位置,住有几户人家,这里有一位专门从事摆渡的老艄公,越南人都叫他“龙咩”(越语近似音)。

在越南安沛地区所见的小艇有竹或木结构的,在孙翠-欧楼这里摆渡的小艇是用竹蔑编织而成的,这在中国是绝对没有的,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不结实!据说83分队(灯三连)在孙寨、寨忽的“小防区”就出现过有一个战士一脚将当地的越南民众的小艇踩穿,哗哗地往里灌水!

我每次过河都是乘坐这位老大爷划的小艇,我们彼此语言不通,只是以点头微笑致意!我没有越币支付摆渡费,只好久不久就到服务社买一些当时越南民众比较紧缺的火柴、香皂之类的物品送给他。

二、华侨陈氏媛

在欧楼的外劳河岸(13号公路边)住着一户人家,男的是越南人,女的是华侨名叫陈氏媛。她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普通话和粤语(俗称“白话”或“广州话”),在一排部(211站)的副连长李恩臣就称她为“广东老太婆”。她成了一排部(211站)的“义务翻译”,有事要与当地的越南民众联系只有通过她。

有一次,我在一排部(211站)见到一个大概十四、五岁的越南少女领着一个比她小的小女孩来找卫生员朱绪祥(1963年入伍的山东兵,是其他部队跟随灯一营入越的)看病,由于语言不通,无法听懂她俩所说的话。正当万分焦急的时候,恰好来了一位中年妇女,她就是华侨陈氏媛,通过她的翻译才弄明白了这个小女孩患的病。

我到过陈氏媛的家里,她的丈夫是给当地人理发的,她生有两女一男,大女儿参加了越南人民军,小女儿和男孩还在上学。她说不清她的祖籍在中国的什么地方?她只知道父亲是中国人,年青时来到越南安沛做生意,娶了当地的越南人,就在安沛定居下来。她对我讲述了越南政府历来歧视华侨,甚至迫害华侨,她觉得自己比越南人低下,非常受气。她很害怕亲近中国部队被人说闲话,所以她经常主动地带一些越南人到中国部队看病,甚至要我们派车帮助越南人运送物品,可能以此换取心理的安慰?她说他们的生活非常艰苦,口粮不多,主要以红薯和木薯充饥,一年到头见不到肉,养猪有任务要上交。她每到我们这里大家都会招呼她吃饭,再给一些食品让她带回家,尤其是泡在酱油桶里的熟猪肉,大家都吃腻啦!就会送给她。我久不久也会到服务社买一些用品送给她。

我发觉侨居越南的华侨并不比越南人蠢,没有“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在农田里耕作的,不是教书就是修理单车的。我在陈氏媛家里见到她养有两头生猪,她日常主要干的活是蒸米粉,我在陈氏媛家闲坐,见到有些青年突击队的女队员到她家买米粉。

三、无商业可言

我和一排电话班的电话员出外维修通讯线路,路过文振见到一间竹棚结构的供销社,进去一看商品寥寥无几,没有多少是越南生产的,多数都是上海生产的布匹、“光明牌”马灯和“中华牌”铅笔。回国之后,我和81分队(灯一连)指挥排标图班班长何胜均曾经谈到这间供销社,他说后来被美机给炸毁啦!

我行走在欧楼至诺玛的公路,见到路边只有卖茶水和蕹菜(空心菜)的。我行走在俄馆至个董的公路,见到路边只有卖茶水和龙眼(桂圆)的。在个董的公路边上生长着几棵高大的龙眼树,所以这里有龙眼出卖。除此之外,我没有在其它地方见到过有贩卖物品的,在当时的安沛地区根本就无商业可言!

在安沛防区,当时驻防的164支队营以上单位都开设有军人服务社,流通的是“军用代金卷”。服务社里商品琳琅满目,且都是以进货价格进行销售。当时全国都在全力以赴支援中国的援越部队,结合越南天气潮湿就连低档次的“天平牌”和“金沙江牌”香烟都采用了“锡纸”包装。

四、简陋的学校

在孙翠乡的红河边上,也就是摆渡过欧楼的地方,在河岸上有一间所谓的学校,只有十几个学生,校舍(教室)是简陋的竹木结构,除了一块黑板就是简单的桌椅,只有一个越南青年妇女在教书。在个董见到的学校稍为好一些,设有高年级,开设有中文课程。就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作为作业写了颂扬中国的墙报,232站站长郁达英见到之后给指导员陈正身说了,指导员才叫我去将墙报抄录回来,因此“8.14夜战”当晚我在232站。由于当时部队有一般情绪:为什么我们要帮助亲苏的越南?指导员想用越南人民和中国友好的事例教育部队。

五、无医疗机构

我在越南安沛呆了八个月,走过不少地方,始终没有见到过医疗机构。我想,要不是中国部队“入越轮战”,越南民众患了病还不知上哪去治疗?

在安沛防区安平的孟山164支队设有野战医院,在巡馆的13号公路旁164支队设有战时急救的包扎所,中国部队的连队都有医务人员。所有这些医疗机构,除了为中国部队服务还为越南民众服务。

六、为难和无奈

82分队(灯二连)部在福安的葵树林于6月23日晚遭受美机袭击之后,徐连长就将连部转移到了孙翠的原苏联军队弃置的导弹基地。这里是安沛防区唯一剩存的三幢砖瓦结构的高大房子。徐连长说不用害怕,美国佬知道苏联军队的导弹部队撤到了河内,不会来炸的。我们就在弃置的机井附近搭起营房和厨房。住下一段时间,炊事班长梁悦生对我说:“觉得很奇怪?每天晚饭吃剩的饭菜似乎都被人动过?”我说:“自己人绝对不会动,他要吃用不着偷偷摸摸。”我俩分析可能有外人在搞小动作?因为不知什么人动过?从安全角度来说只能倒掉,连喂猪都不敢。我俩商量好乘夜偷偷窥视一下看什么人在搞小动作?果然在晚饭后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见到一个越南小女孩来到厨房将一些食物装走。我俩觉得这样不好,不能长此下去,最后商定下次跟她,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下次再来,等她装了我俩就隔一段距离尾随她。她的家住在西北方向的红河边上,只见她的母亲知道她回来很高兴将门打开迎了出来,接她进了屋。门是开着的,见到她的父亲半躺半坐在床上,看样子好象生病。我们没有惊动他们就返回了。第二天我和梁悦生提了一些大米和食品送到她的家里,由于语言不通,我俩放下就走啦!他们可能发觉我们已经知道了小女孩的事,从此她就没有再来。不过,我始终觉得很为难,也很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