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入越轮战”的探照灯部队  

2017-02-08 16:4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期,在北京、天津、上海、广州和沈阳,这些大城市的市民在夜间都会见到划破长空的探照灯的灯光。

不过,在六十年代的头三年由于我国经济困难,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派遣P-2V特务机窜犯大陆,探照灯部队曾一度从“要地防空”转入配合高射炮部队进行“机动作战”,伏击蒋匪P-2V特务机。

1964年8月5日“北部湾事件”爆发,空军探照灯第四团奉命从“机动作战”转入“要地防空”,返回广州或在驻防军用机场。1965年6月,我所在的灯二连就从广州开赴粤西(广东遂溪县)担负保卫遂溪机场的“要地防空”作战任务。

1966年12月,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李毅生、翟锁辰、徐燕俊、郝香馥、刘隹文被派往越南谅山和太原防区的“入越轮战”探照灯部队见习,这就意味着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将要开赴越南参加轮战。

1967年2月,徐燕俊连长回到二连不久就接到命令撤出遂溪机场返回广州集结。4月5日,灯四团一营就踏上了“入越轮战”的征程。5月24日空军探照灯第四团一营以“中国后勤部队第164支队4中队”的编号开赴越南西北的安沛防区执行“要地防空”作战任务,成为第四批驻防安沛防区的“入越轮战”部队,又是首批驻防安沛防区的探照灯部队。

探照灯兵是技术兵种,又是高度分散的部队。探照灯连在国内编制为120多人(其中干部14人)。装备三个雷达探照灯和柴油发电机(各配备两辆牵引或装载的汽车)、九个跟踪探照灯(各配备一辆发电汽车),连部和指挥排配置两辆运输车。

探照灯是以直流电供电的,在灯鼓的灯心支架上安装有正、副极的两支(以炭粉和铱、锶元素制成的)炭棒,当灯手按下“开灯手柄”接通电源,通过副极炭棒点燃正极炭棒,在炭粉燃烧和铱锶发光的共同作用下产生高炽热强烈的电弧光,它的亮度为6千斯蒂帕(亮度的计量单位),相当于一万支腊烛的烛光。亮光通过装在灯鼓后面的反射镜射向前方。灯鼓直径150公分,形成一支圆型的强劲的光柱,射程远达三十多公里,在85毫米和100毫米高射炮的有效射程范围内的空中目标都能被探照灯照得通亮。探照灯射出的光柱有1.2度的散射角,因此在两、三千米高度类似F-105(机长19.63米)和F-4C的美机,探照灯能够将它完全包裹在灯光之中,将它的整个机身都照亮。

探照灯连属下有一个指挥排和三个探照灯排,共有二十个班(站),全连分为十三个伙食单位(最少的只有五、六人)。探照灯站部署的间隔距离数公里不等,在国内全连十二个灯站的分布范围相当于一个中等县的地域。可见,探照灯部队是高度分散的,在越南安沛防区部署了两个探照灯连也就足够了。

探照灯排是以一个雷达探照灯站和三个跟踪探照灯站组成。当部队进入“一等战备”,探照灯排的指挥室(防空掩体内)两名报话员(无线电员)一个打开收讯机接收情报雷达站(安沛防区设置的两个苏制513环视雷达站)的目标诸元;另一个打开调频电台作为上传下达的通讯联络。两名标图员一个戴上耳机收听情报雷达站通报的目标诸元,将它标示在一块不到一米见方的标图板上;另一个拿着有线电(电话)手机与营指挥室的标图员进行上传下达的通话。探照灯排排长看着这些图板上的标示,向四个探照灯站通报目标方位和距离。而雷达探照灯站站长不进入指挥室的掩体,他始终站在探照灯的阵地上听取五号手(雷达长)不断报告的目标距离,六、七号手不断报告的目标方位和倾斜度。通过雷达探照灯的雷达对目标搜索和定位捕捉到的目标,要比标图板上标示的目标诸元更及时、更准确。灯站开灯之后,探照灯排排长就离开指挥室走到外面转入临空指挥。

所谓远方的标图,只能体现在营指挥室,它是接收情报雷达站通报的目标诸元。因为“入越轮战”探照灯部队以营为单位驻防,直接指挥到灯排,撤销了连指挥室。所以“入越轮战”的探照灯部队除了营指挥室以外,无其所谓的远方标图。

据我想象,4 中队(灯一营)应该是与164支队(炮64师)同在一起的指挥室,除了远方标图板,可能有两张近方标图桌拼在一起,各标各的图,因为灯炮协同作战必然要这样做,不过是各指挥各的,因为打仗毕竟是外行不能指挥内行。也就是说,在孙热的这条山沟的164支队指挥室里,164支队长姚福合坐在一张指挥桌看着标图员的标图,对高射炮部队实施指挥;4中队长陈志明则坐在另一张指挥桌看着标图员的标图,对探照灯部队实施指挥。而副支队长和副中队长都在室外临空直接指挥各自的部队。

探照灯(主要是雷达探照灯)的开灯,通过标图员的上报,营指挥室的指挥员能够了解到开灯的情况。而临空指挥员就更是一目了然了,他熟悉360°的安沛防区24个探照灯站的位置,至于谁先开灯?谁先照中?他最有发言权。

“入越轮战”不象在国内伏击蒋匪P-2V特务机,由于它装备有探测雷达电磁波的设备,所以不能过早开机。加上受高射炮有效射程的制约,因此有严格的“开机线”和“开灯线”的限制。而“入越轮战”只要接到“一等战备”的命令,雷达探照灯在供电情况下第一时间就将雷达开机,根据标图员标示在图板上的目标方位,雷达探照灯对目标进行搜索。

雷达探照灯装有五支雷达天线,最上面的一支是发射天线,它是向目标发射电磁波的;灯鼓上、下、左、右的四支是接收天线,它是接收通过目标反射回来的电磁波的。

无论雷达探照灯站抑或跟踪探照灯站的一至四号手,他们的职责都是相同的。一、二号手为灯手,三、四号手为发电手。雷达探照灯站的五号手(雷达长)他的任务是根据荧光屏显示的回波(其中也有地物回波)从中选择目标,然后对目标进行定位。目标定位之后,分别由六、七号手进行跟踪,前者是倾度跟踪,后者是方位跟踪,他们通过荧光屏的显示转动手轮对光点(目标)进行跟踪。三个雷达手都不断地报出目标的距离、方位和倾度。雷达探照灯站站长根据对目标定位的情况下达开灯命令。

雷达探照灯开出的灯光是否照中目标?与五号手对目标的选择和定位是否准确有关,与六、七号手的跟踪是否稳定有关。开灯之后,当一号手观察到目标并报告“有目标”,雷达手都松开操纵的手轮,由一号手直接对目标进行跟踪,因为这样更直接、更准确。

雷达探照灯站站长是干部编制,副站长由战士担任,五号手(雷达长相当于班长或副班长)。探照灯连的干部编制多就是因为三个雷达探照灯站站长和雷达技师都是干部编制。

探照灯连由一部苏制151型雷达探照灯和两部英制150型雷达探照灯组成,前者的性能比后者优越。九个跟踪探照灯是没有装置雷达设施的探照灯。

当雷达探照灯开灯没有照中目标,跟踪探照灯的任务就是将灯光沿着雷达探照灯的光柱进行上、下、左、右的搜索,当照中了目标就对目标进行跟踪。

“入越轮战”的探照灯部队和高射炮部队一样,处于恶劣和艰苦的作战环境,但是探照灯营、连、排、站都增加了跟随“入越轮战”的见习人员,对于长年累月坚守昼夜值勤的任务有所减轻。在装备上,由于越南多雨,道路质量低劣,况且进出阵地多是坭路,路面容易陷落或出现“打滑”,对于牵引苏制151型雷达探照灯配备了装有前驱动的“解放牌”AC-30型牵引汽车。其它车辆都加套了“防滑链”。通讯器材配备了调频电台和新型步话机。不过,作为后勤供给的难度就明显加大。

为了适应临战状态和变化情况,连干部都下到了各个灯排,连部只有个别人员留守。医务和维修人员分成两部份分布于红河的东、西两岸。为了确保防空安全,基本上不召开全连集中的会议,减少全排集中的会议。司务长和司机班每隔几日回国采购主、副食品和将这些食品分发到排站的工作相当艰巨。“入越轮战”期间,探照灯部队最紧缺的是蔬菜。由于点多、面广,隔几日到云南麻栗坡运回一车食品,其中的蔬菜几经周转分发损坏甚多、能用极少,且要在空袭警报结束才能出车送往排站。受到上述的这些条件的限制,难以保存的含叶绿素类蔬菜就很难吃得到。

探照灯站将青菜视为“珍宝”!有一次我从葵树林到俄馆的三排部(231站),途经224站。我到该站歇息,站长俞崇明(1961年湖南长沙入伍的与我同年兵)要我在他们灯站吃午饭,我还以为他们有什么佳肴招待?他说等一会叫人拿红烧猪肉罐头去工程兵那里换蕹菜(空心菜),说是工程兵自己种的。换回来的蕹菜又短、又细、又老,略带红色(种植缺肥),煮熟的菜汁象“鼻涕”一样黏黏糊糊。不过,大家吃起来还是津津有味,觉得它比红烧猪肉好吃得多!

探照灯连、排部人员相对多些,从云南麻栗坡运回的生猪有圈养条件。不过宰杀了将卤熟的猪肉扔进酱油桶里泡着,很久都无人问津。可见,“入越轮战”期间的猪肉(包括红烧猪肉罐头)确实令人吃腻、吃厌、吃怕啦!

1968年1月19日4中队(灯一营)全部撤离安沛防区回国。进入阵地接防的是166支队(灯四团二营的四、五、六连)以及海军东海舰队航空兵(宁波基地)的探照灯连。他们是第二批驻防安沛防区的探照灯部队。由于没有多久就开始了“巴黎和谈”,战机也就逐渐减少,到1969年2月撤出回国,安沛防区先后只有两批(164支队和166支队)的探照灯部队参加轮战。

至于谅山和太原防区的“入越轮战”的探照灯部队的情况,我一概不了解,因此本文讲述的不代表他们的情况。

【附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于1951年3月在北京和平里组建。1952年开赴沈阳担负要地防空。1954年9月调防到广州(编为空军4436支队,支队是“独立团”)。1957年“空防合并”改为空军探照灯兵第431团(3545部队)。1964年改为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1969年8月与灯一团换防调往上海(0789部队)。1972年5月灯四团全团解除战备开赴江苏吴县修筑光福机场。1973年12月全团返回上海待命。1974年4月中央军委决定撤销探照灯部队,随之解散整编到空军的其它部队。

空军探照灯兵组建后经过了“抗美援朝”、“要地防空”、“机动作战”和“入越轮战”的历史阶段,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最后进入了“历史博物馆”。昔日空军探照灯兵的“军事秘密”已成了人们茶余饭后闲谈的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