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入越轮战”所见所闻(三)  

2017-02-08 16:1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越轮战”存在着中越两党、两国和两军的关系,作为部队的基层单位着重是处理好中越两国的军民关系,遵守群众纪律。

部队在云南蒙自集结时,进行过《出国人员守则》的专项教育,对于参战人员来说“英勇作战”和“遵守纪律”都是同等重要的。

一、执行野外守听任务

1967年6月22日下午,我和指挥排报话班报话员方国日从葵树林来到俄馆的三排部(231站)。吃过晚饭,连同三排电话班电话员汪兰桂和何根荣共四人带着轻武器、背包和一台调频电台,从三排部来到防区北面的个董,夜间执行野外守听美机暴音,给灯排指示目标。

由于天未入黑,防避遭受地面袭击,不能贸然上山,而是沿着往孙寨方向走去,我在观察选择隐蔽的山头,以便入黑返回上山。当走过那座我说“是安沛一大景观”的山上有个3000磅炸弹坑的小山就返回,这时天已黑下来,我们就快速登上了一个小山头。搭好了遮蓬、开设了电台,轮着一个人放哨,其他人就地休息。

到了半夜,突然下起倾盘大雨,实在是避不过去,我就下令从山背后往下撤。冒雨走了一段路听到有狗吠,附近应该有人家。再往下走就见到有灯光,远处有人站在屋檐下端着煤油灯向四周探望。我们走近一看是一位上了年纪的男的越南民众。我们赶快跑到他的屋檐下,脱下雨衣,我们全身都湿透啦!由于语言不通,我只得将带在身上的那本《群众工作简单用语》的小册子拿出来,翻到写着“中越人民是一家”这一条指给他看。他看了这条的越文,点着头笑啦!他一转身进到里屋将他的老伴和女儿叫了起床,比划着要我们到他的里屋休息。我连忙又是摆手又是摇头,表示不能接受,我们连一步也没有跨过他的门槛。

雨还在一个劲地下,语言不通无可奈何。我环视了四周,见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个竹棚,就指着那个竹棚,意思是我们到那里休息,他只好将我们带到这个竹棚,我们就在这里度过了下半夜。次日一早,告辞了这家越南民众就返回三排部。

第二天晚上,我们照样外出执行任务,害怕再遇到暴雨,就到个董东北找了只有五、六户人家的小村落。看到一个竹棚,里面住着一个男青年,我们比划着要在这里借舍,他很乐意,还要我们在他的床上休息,他自己睡到地板上的稻草堆。我们连忙比划着不行,将铺盖在稻草堆上打开,他也就没有办法。半夜我们跑过一次空袭警报,打开调频电台守听,由于没有听到美机暴音,解除空警报我们就睡到了天亮。一早告辞了这个男青年就返回三排部。

在出外执行任务,时刻要与越南民众打交道,我们始终坚持以礼相待和友好相处,不损害越南民众的利益。

二、执行捡残骸任务

到越南西北“捡美机残骸”期间,是我们较长时间、较广泛地接触了越南民众。11月7日下午,我们跟随班者村的一个青年华侨抵达黑水河(又称“沱江”)边上的“差柯”。

黑水河是红河的一大支流,与沪江在越池附近汇合注入红河。黑水河河面上的差柯公路桥已被美机炸断。根据华侨的提议决定将车停放在差柯桥附近隐蔽好,留下四个人看车,其余人员跟随这个青年华侨过河。黑水河河水清沏,不象红河那样浑红,既不能洗、也不能饮。过了河,上到一个叫“芒根”的芒族山寨,在一家民众的很大的一幢竹结构的“吊脚楼”住下。

这个芒寨的饮食和洗漱用水是从山上引下来的,用树杈支撑着将竹杆劈成两爿,一段接一段地将山水引到寨子的一处开阔地,人们就到这里取水和用水。

 民众的家里都没有盆、缸之类的盛水器具,都是将竹杆锯成一段段,每段带有一个竹节,倒过来成了一个有底的竹筒,就用这个竹筒装水,以长在竹筒的竹枝作为抽手,每次取水就一只手提一个,在民众家里的房壁斜靠着十几个这样装满水的竹筒,用水就从竹筒里倒出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装水,也说明这里的芒族民众就地取材确实想绝啦!

在这个芒寨,我们一再强调尊重民众风俗习惯,严格遵守群众纪律。这个芒寨有个习惯:入黑后,男人到河里洗澡,女人到取水的地方洗澡。我要求大家入黑后不要到处走动,都呆在“吊脚楼”里,围拢在“火塘”旁边聊天。

我们之所以会到“芒根”这个山寨,是班者的华侨们提议的,他们听说在黑水河(沱江)两岸有美机扔下的副油箱。F-105和F-4C美机为了提高续航能力,在翼下都悬挂有两个各自装载450加仑的副油箱。

美机从泰国的美军空军基地起飞,到越南安沛执行任务,它是先使用副油箱的燃油,用完了副油箱的燃油,才使用储存在机仓内的燃油,为了减轻飞机的重量和飞行的阻力就将副油箱扔掉。根据美机飞行的航线和距离分析,投掷副油箱的地段基本上是相对固定的,也就是在黑水河(沱江)的南、北两岸(义路省的芽富、万安和山萝省的安州、木州一带)。不过,投掷在平地或低矮的山丘的副油箱早已被越南民众捡走。那么,我们只能到黑水河南岸的深山密林中寻找越南民众捡剩的副油箱。

我们到芒根可说是我们的最后一搏!因为我们从10月26日离开安沛防区,11月7日来到山萝省芒根,已经是第12天,也是我们走得最远的地方,再往前走就是老挝王国的芒喝。我们不能空手而归,因为4中队的600名指战员的“纪念品”的任务落在我们的身上。我也是下了狠心的,将四个人留在差柯看车,虽然直线距离两公里多,但毕竟一河相隔人分两地存在着不得不考虑的安全问题。

结果是天不负有心人!在这个青年华侨的带领和帮助下,终于捡到一个白色的长约3米多、粗约80厘米左右450加仑的副油箱。

三、为民众做好事

欧楼的华侨陈氏媛(称“广东老太婆”)找到我,说要运一车稻谷去安平。我请示李副连长,他说“可以,只能你跟车,路上注意交通和防空安全。”11月23日晚饭后,一排部开出一辆吉斯-157型运输车,陈氏媛叫将车停在一排部路边的右侧接一个人。不一会,从对面的山坡上走下来一位越南青年妇女,身穿白色上衣和黑色宽脚裤,一手抱着小孩、一手拿着雨伞。她走到我跟前说了一句“召懂志!”(你好!)我也回应了她“召懂志!”这个女人在欧楼的路上碰到过一次,但不相识。她二十四、五岁,大概与我是同龄人。她将手抱的小孩递给我,搀扶陈氏媛从后车箱板上了车,她自己上了车就将小孩接了回去。我不觉得她有涂脂抹粉,但她做了打扮,戴上了耳环和项链,这在当时的越南是极为少见的。不过,由于法国殖民主义者统治越南长达八十多年,对越南的影响很深,越南妇女都热衷于追崇法国巴黎的时尚风情!

我坐回驾驶室就叫司机将车开到13号公路的外劳河边,在陈氏媛家门口装了一车稻谷,然后通过浮桥途经安沛驶往朗达路口。

“朗达路口”我曾经多次提到。这里是7号公路与13号公路的交汇处形成的“岔路口”。在这个岔路口的西南坡上是“友谊山”,安葬着“援越抗美”安沛防区牺牲的烈士。确切地说,这里是个“四岔路口”,东北偏北通往老街,东偏南通往太原、河内,西南偏西通往安沛。就在通往老街的路口与通往富寿的路口之间,还有一个路口通往安平,它只是一条小路而已。

在安平的孟山有中国后勤部队164支队3中队(师后勤部)和野战医院。“入越轮战”初期,我们都是到孟山向越南民众购买木柴作为炊事的燃料,后来他们供应不上才同意中国部队就地砍伐枯木作为柴火。安沛防区牺牲的烈士用以安葬的棺材是从国内运到孟山存放在山洞里的,据说分1、2、3号,是根据烈士生前的身高对号领发。

我们的车驶入安平路口,走了十公里左右,来回的路上没有遇到过一个人,异常的寂静。车在一条静悄悄的小村落停下来,没有任何人接车。陈氏媛和这个女人下了车,卸完了稻谷,我们就告辞了。据说安沛省政府疏散到了安平,我猜这个女人是安沛省政府或越南人民军的家属,陈氏媛的稻谷运到安平应该是给安沛省政府或越南人民军的。

【注】本文相关的图片,详见本博客相册的“入越轮战”和“在越见闻”。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