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入越轮战”期间地面情况的二、三事  

2017-02-08 15:51: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南“抗美救国战争”期间,是否也有“特务”配合美帝,指示美机空袭地面目标?这个问题在我脑海中浮现了40多年,未有得出结论?但从历史上的“防特锄奸”情况来看,我认为不能一概否定此事?中国“抗日战争”期间出现汉奸,不能说越南“抗美救国战争”期间就不会出现越奸?我觉得只是数量多少和活动形式的不同而已。

1.初始的怀疑

这个问题是在安沛防区听到说铁道兵部队两次连集中开会遭到了美机的空袭,伤亡惨重。有说这两次空袭,都是越南庙里的一个和尚指示美机空袭的。故此就有说空袭警报拉响之后,依然站在路旁的树底下不进入“防空掩体”的,无论是男或女的越南人就很值得怀疑?

这件事,我一直记着。所以1967年6月我带领三个人到安沛防区北面执行“守听美机暴音、指示照射目标”的任务,不敢在天黑之前贸然上山,都是装着在公路上行走(实质是在选择位置),等待天黑之后原路返回,快速登上选定的山头。之所以这样做,是出于防备遭受地面袭击。

至于铁道兵遭受空袭,40多年来一直是处于道听途说?这些年在网上没见有说此事。2010年“高射炮兵”(张传俊战友)介绍我认识了在湖北荆州的张金春战友,我得知他原是铁道兵一支队的卫生员,我就向他核实过此事。他说有此事,发生在驻防老街省保河县的孙寨某地。我查阅过“老街省保河县朗禄烈士陵园”的《烈士名录》,载有1967年7月7日一支队一大队25连空袭牺牲1人,1967年9月5日一支队一大队8连空袭牺牲9人。我不知所载的与张金春战友所说的是否一致?不过,张金春战友说所说越南特务指示美机空袭不能证实。

2.加深了怀疑

164支队4中队(灯一营)82分队(灯二连)部驻扎在安沛福安乡的葵树林,1967年6月23日晚20时许遭到美机空袭,指挥排电话班班长田应德牺牲、连部司机班司机陈国本(福州莆田场站跟随“入越轮战”)负伤致残。由于我和报话员方国日外出执行任务不在现场,未有目睹事发经过。我俩是第二天(6月24日)一早回到在俄馆的三排部听到炊事员孙开晃说的。我和方国日从俄馆回到葵树林见到了被袭之后的现场。

据说美机是从安沛防区东南的巡馆进入,直接飞至葵树林投下了炸弹。

巡馆在安沛至朗达的13号(已改称37号)公路的中途。在公路西侧连接一条小公路,这条小公路从巡馆经过孙热、福安通至俄馆。巡馆有一条“巡馆河”,枯水时只是一条小溪,溪水在孙热的这条小公路的北侧流淌,经过巡馆汇入红河。在这条小公路的孙热一带,两侧全是深山密林。这条小公路其实是一条山沟,援助修建安沛机场的工程兵3支队部和164支队1、2中队(高炮64师司令部和政治部)部、4中队(灯一营)部都分布在这条小公路的两侧,这一带成了中国部队的首脑机关所在地。巡馆是81分队(灯一连)部和三排部(131站)所在地,距离不远有164支队的战地包扎所(战时抢救站)。巡馆河上架设有一条“滇越铁路”的铁路桥和13号公路的公路桥,它不象俄馆桥那样的铁路、公路两用。2010年11月广西桂林的蒙毅等老兵到安沛拜祭烈士在巡馆桥照有相片(详见本博客的“相册”的“拜祭烈士”栏目)。

82分队(灯二连)部所在地的福安乡葵树林位于巡馆西北,直线距离大概4-5公里。1967年6月23日晚遭受空袭时天气不好,积雨云很低,还有间歇性电闪雷鸣。连部文书汪先华对我说情况很突然,听到山上的电动警报器响过不一会就听到美机的暴音由远而近,暴音很响象是美机擦着地板飞下来,从头顶上掠过,接着就是一声巨响,炸弹爆炸了。

当晚警报拉响时,我和方国日、汪兰桂、何根荣就在安沛防区最北面的个董乡执行任务,警报响声将我们从入睡中惊醒,跑到外面见到防区东南开出了几支探照灯的灯光,但被乌云遮挡成了很短的一截,在上空比划了几下就熄灭了,估计是81分队(灯一连)三排开出的灯光。

事后过了一段时间,有人对我说住在我们被炸的大帐蓬侧边的工程兵3支队某大队6中队有人见到美机临空时,在越南工厂那边有绿色的信号弹腾空而起。

我在《葵林怒火》一文说过葵树林是个四岔路口,除了东北路口的这条路通往孙热(3支队部、164支队1、2、4中队部驻地),其余的三个路口的三条路都是通往安沛机场的,西北路口的这条路是通往机场北端(俄馆桥)、正西路口的这条路是通往机场中段、东南路口的这条路是通往机场南端。在东南这条路的北侧、距离被炸的大帐蓬两百米处有一个越南的工厂,它是专门生产安沛机场使用的水泥预制件的。说在这个工厂邻近有绿色信号腾空而起,虽然没有说是特务?但应当是有这个含义的。

美机空袭投下的这枚炸弹当量很小,我走到帐蓬另一侧的弹着位置察看过,弹坑宽度只有4米多、深度只有1米左右,根据弹坑和周边植物被熏黑的情况推断,我认为是一枚500磅的气浪弹。没有听说美机还在邻近投下了另外的炸弹?那么,美机专程从泰国携带这么小的一枚炸弹投到葵树林?有很多疑问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若然投下3000磅大型炸弹,那么在场的连部和指挥排九个人会是“一窝端”。事发后,可能怕受责备?说除了陈国本在帐蓬内值班,都下到了交通壕、进入了防空洞。经过近两年的核实,事实并非如此?当时就有一人警报响后没有起床,连同在帐蓬值班的陈国本共有两人没有下到“交通壕”、进入“防空洞”。结果陈国本被炸伤致残,另一人躺在床上被飞来的弹片将支撑床板的木桩砍断,连人和床板一齐跌落在地上。这位战友去年在电话里与我通话,说他当时在发高烧起不来,他说幸亏没起床,若然起了床(坐着、站着、走着)就要上“友谊山”(安葬到朗达烈士陵园)了。

3.证实了怀疑

有一事实能够证实越南“抗美救国战争”期间确实有特务配合美帝,指示美机实施了空袭。

1967年10月26日我带队出去捡美机残骸。11月2日,侨居越南的华侨将我们带到义路省扶晏县班者。班者有几户从海防疏散来的华侨,有姓黄(祖籍广东罗定)和姓龙(祖籍广西宁明)等等。11月3日一个中年男的华侨上山砍藤,说带我们到“大科理山”找美机残骸。司机朱雄英驾驶嘎斯-51型运输车将我们送到班者东面距离十多公里13号公路北侧的“班太下”,然后他将车开回班者留守,我们从“班太下”往北走小路步行五、六公里来到“班太上”,住在芒族人家的吊脚楼,第二天跟随这个华侨登上了海拔3700多米的“大科理山”。由于没有发现美机残骸,11月5日从“班太上”回到“班太下”,拦了过往的汽车让这个华侨返回班者,要他叫司机朱雄英开车到“班太下”接我们返回安沛补给。我们在“班太下”就有越南的夫妇俩对我们讲述了特务指示美机轰炸越南军工厂,致使他的三个儿女因防空洞倒塌被埋在洞里弊死了。

“班太下”在13号公路“芦苞山口”至“扶晏县城”的路段中途,在“班太下”的公路南面的路边仅有一户人家。当时正下着毛毛细雨,我们几个人站在这户人家的屋檐下避雨等车。11月入冬的越南,在深山大岭遇上阴雨绵绵,会觉得很寒冷,这家人屋里生着火在取暖,他们叫我们到屋里坐,还拿出煮熟的红薯给我们吃。在谈话中,他们讲起了伤心事。他俩所说的越南话我们听不懂,是通过我们的翻译再讲给我们听的。说在他们家对面的山沟里有一个越南军工厂,是制造手榴弹和手雷的,警戒深严,进出的车辆中途都要换人驾驶。有一天,美机临空轰炸这个军工厂,他的十四岁大女儿、十二岁二女儿和十岁小儿子跑进一个防空洞。在轰炸结束之后,找不到儿女,最后认为是在被炸塌的防空洞里,经过费时费力的挖掘,终于将洞口挖开,见到三个儿女已经在洞里窒息死亡。说到这些,他俩都失声痛哭,眼泪一股劲地往下掉。我们听得也很伤心。最后他们说轰炸结束清理现场,发现在被炸死的人当中有一个妇女,在她的乳罩里安放有一个信号发生器,还在嘀嘀地作响,断定是她指示了美机轰炸。这个军工厂被炸后报废了,山沟内外的人家都搬迁了,只剩下他俩仍然留在这里。他俩觉得美国强加给越南的这场战争不知延续到什么时候?儿女都死了也就绝望了,就呆在这里自耕自足养老归终算了。

司机朱雄英将车从班者开来到了班太下,我们将要与越南的这夫妇俩告别返回安沛补给,我叫翻译对他俩进行了安慰,还将车上载有的大米、食油和副食品送给了他俩。

这件事证实了越南“抗美救国战”期间就有特务(越奸)配合美帝,指示美机空袭地面目标。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