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全线伏击P2V  

2017-02-08 15:1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2年12月4日凌晨,在广东阳江的“儒侗反空降伏击战”失利,入窜的P-2V虽然被探照灯照中、被高炮射击。由于P-2V未进入“火力范围”,导致P-2V扭头就跑,沿着石磊山区的山沟逃脱,顺着儒侗河这一地物目标飞离大陆,返回台湾。

战斗结束,广州空军副司令员王定烈当即离开指挥室,叫司机开车带上警卫人员,直奔灯五连二排排部(521站)将排长逮了上车。接着又直奔523站将站长也逮了上车。随即将他俩关了“禁闭”,被警卫人员看守着。他俩是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擅自开灯,违反了战场纪律,看来要将这个排长和站长送交军事法庭论处。

12月4日上午,参战的(高射炮和探照灯)部队所有的班长及以上干部全都集中在阳江县儒侗公社的礼堂。可想而知,两个高炮师和两个探照灯营一共有多少人?礼堂挤得黑压压的,寂静得鸦雀无声,唯有王副司令员在训话。不少的连长、排长、班长被叫了站起来问话,一反常态个个问完话都没叫坐下,就这样一直站到散会。坐在台上的广州空军高射炮指挥部和炮师、灯团的首长,一个个都耷着脑袋,谁也不敢抬起头来看谁一眼。这就是“12.4战斗”失利之后的情景!

原先准备击落P-2V慰问的邻近防区的阳江县、电白县的几个公社的礼堂堆满了的慰问品原封未动,况且很快都搬走了,没了原先的打算。

12月5日部队全都撤离阳江儒侗。灯团参战的连队都集结在广州福建山1号(团部)进行“纪律整顿”。一个星期之后,除了四连开赴广东海陆丰和原先在那里的五、六连一起执行“机动作战”继续伏击P-2V。其他的灯连就地分散在广州执行“要地防空”作战任务。

灯二连被部署在广州西南的南海县平州、陈村、雷岗、大沥。12月31日连长曾源将我从233站调到连部的指挥排标图班当标图员。3月连部和二排进行了转移,连部从平州移到佛山敦厚(原三营部)、二排从陈村转到沙堤机场。

【这里插上一段插曲】2007年5月我从广州去云南河口“纪念‘入越轮战’40周年”,返回后到湖南郴州会战友,郭友忠战友说1974年部队从上海调到安徽六安场站之后,有广东南海的几个人来到部队说1963年3月部队汽车在雷岗公路将一个妇女的腿压断了,要求赔偿。郭友忠还说:“来人情绪激动,可是全团没人知道这件事?束手无策显得非常狼狈!”我说我知道有此事:就是1963年3月这次灯二连连部和二排转移阵地发生的事。当时二排一个小站的吉斯-5型汽车行驾在雷岗公路,右侧路边有一队社员正在挑着两簸箕塘坭行走在路旁,有一妇女可能扁挑斜着或正在转换肩膀,汽车碰到了她的扁挑,这个妇女顺势打了个转摔倒在地上,扁挑压在她的大腿上,汽车后轮压上了扁挑,她的大腿骨折了。随即将她送往广州空军458医院治疗,应该是痊愈了的。当时是二连副指导员严刚跟的车。司机受行政记大过处分,严刚受行政严重警告处分。我说灯四团解散了可能没了记录,但严刚的人事档案仍有《处分决定》为证。郭友忠听后说你如果在六安就说得清楚了!还有一件事,郭友忠没有记住1968年1月18日在越南是哪个领导将他们站(当时他是223站站长)提前撤出阵地等候回国?我说是我。他有点不相信?我说:“车开到欧楼,因未到解除空袭时间,浮桥未有接通,你们有人提议下外劳河洗澡,我就同意了,正在洗的时候敌机临空,57炮追着它打,炮弹皮像窝蜂地落下,怕弹皮击中头部,一个个笔直地挨在崖壁上,双手捧着挂包、盛满水的铝锅举在头上……”。他接过话来说:“记起来了,有这回事!是你带我们提前撤出阵地的。”郭友忠非常佩服我的记忆力。

部队转移牵涉到指挥室的重新布置,连、排指挥室标图桌上的阵地部署图要重新绘制更换。我调到标图班才三个月,未受过任何培训,但对绘制阵地部署图非常胜任,不但绘制得准确而且美观。阵地转移完毕、指挥室布置好之后,排长谢汇流给了我“排口头嘉奖”。

上面讲到的佛山敦厚(三营部),唯独指挥室是两层楼,其余三排平房。这时,曾源连长和楚淑初参谋的家属都住在这里。1967年5月,楚参谋是这时离开了敦厚前往越南的,结果是一去没有回来!1967年8月14日晚楚参谋在231站因美机发射“响尾蛇”导弹击中探照灯而壮烈牺牲。当时楚参谋的爱人伍雪娇在佛山电线厂工作,获悉楚参谋牺牲后,全家迁回老家湖南湘潭。我在敦厚时见到楚参谋有三个小孩(两男一女),小女孩叫楚艳阳。我入伍时楚参谋一家住在暹岗(二营部),楚艳阳当时还在手抱。现在在电话上通话,楚艳阳说她还记得敦厚,她说在敦厚住了五年,对于周围的环境没有我记得清楚。

就1963年的形势来说,两个高炮师和五个探照灯连呆在广州,没啥事干?台湾蒋机不敢再来广州轰炸?其它型号的侦察机无能为力窜入大陆收集情报?P-2V不会到广州这样的大城市活动?

灯二连部在敦厚只呆了两个多月,1963年5月就下达了灯团一、三营开赴粤西配合高炮109、111师进行“机动作战”伏击P-2V。团作训股组织各连连长和标图班长提前到粤西选择阵地。我们二连连长没有带标图班长陈志刚去,而是将我带了去。

广东电白县是湛江地区靠在东北角的一个县。它的东北是天雾山(又叫“石磊山区”,12.4战斗就在此地)。在观珠和沙琅的两个公社才有山地,在沙院公社的海边有一座独立的山头叫“晏镜岭”,其余地方都见不着山,多是低矮的小岗头。电白的土壤是红壤土,植被稀少,茂密的草地看不着。种植水稻的水田不多,多是坡地上种植红薯或木薯。民宅不少是土夯的墙、茅草盖的顶。气候干旱、多台风、多雷电。老百姓生活艰苦,家庭没有摆设,木板床铺一张凉席,用方木或红砖当枕头,只有一张质量差的绵毯,夜晚外出(到部队看电影)没有御寒衣披着这张绵毯。民众主食是稀粥、红薯、木薯,更多的是木薯,将木薯煮熟浸在水里,要吃就捞起煮热。电白算得上是广东的贫困县,所以P-2V选择这类地区窜入散发传单进行煽动,空投食品装着拯救民众。大批部队驻防,对当地的经济会带来改观。

到了电白各连各自活动,连长和我在新江公社金星大队的一个林场住下,租了两辆自行车,白天带上军用地图和指北针骑车到团预先圈定的范围选择灯站阵地,午晚饭都在外面吃,是连长讨的腰包请我吃的。大概看了三、四天就选好了,然后就回到团部(设在电白县水东公社的总参谋部测绘局的一个大队部)汇总,将各连选择的阵地在军用地图上标示出来。灯1营部和111师部在电白县的小良,灯3营部和109师部在电白县的观珠。灯1连部在吴川县的梅菉、灯2连部在电白县的狮子岭、灯3连部在电白县的小良、灯7连部在电白县的林头、灯8连部在电白县的观珠。我们二连的一排部选在(东面)的七迳,二排部选在狮子岭北面(因为221站是151型雷达探照灯性能好放在中间),三排部选在(西面)的田头垅。

部队进入阵地之后,我还是忙着绘制阵地部署图(包括向各排下发)、布置指挥室。部队安置就绪,连长觉得我干得很出色,给了我“连口头嘉奖”,并晋升为下士军衔(提高了津贴费)。我对连指挥室的布置都进行了更新,忙过这阵子之后,连长对我的工作很满意,又给了我“连假日奖”(放假一天)。当时我们连有议论说我和222站站长张友宏(与我同年入伍的湖南长沙兵,提干前政审调查查到他的未婚妻家庭出身不好,不能提干,1966年初就安排他退伍)算得上是连里的两个红人。到了1964年初,标图班长(59年河南郑州兵)复员了,连长提升我为标图班长、晋升为中士军衔(月津贴费领到了23元),这在当时算是可观的,因为“义务兵”是国家供给的,个人只买点肥皂和牙膏,没更多的开支。

在粤西地区开设了这个较大的防区,布下了天罗地网,迎候P-2V的光临。这个防区从吴川县的县城梅菉一直延伸到电白县的观珠公社,呈西南至东北的走向,长度58.5公里、宽度10–15公里,集结了两个高炮师(111和109师,不久改编为9和10师)、五个探照灯连(1、3、2、7、8连)。这在当时来说,算得上是范围最大、火力最猛和灯光最多的防区。应该说是没有保密性?因为是公开布防、呆的时间长(整整两年),就是拉开了阵势,看P-2V敢不敢来?有誓要洗掉“12.4战斗”失利的耻辱!

在吴川、电白一呆就是两年整。这时开展了全军大比武和推广“郭兴福教学法”。更换了新式的半自动步枪和冲锋枪。两次开赴遂溪北坡的“草潭靶场”配合高炮实弹射击。因全团绝大部分到了电白,1973年7月7日在陆丰发生的423站凶杀事件,宣判大会必须在电白县水东举行,将案犯洪永活从广州押到电白执行枪决。1964年8月在电白又发生了团部修理所职工杨再坚的凶杀案件。

连部安置在一个林场,其实只有两个人和饲养的两只狗,没有什么林木?仅有稀散的一些大叶桉和台湾相思。有一个前坪,前坪东西两面有两排砖瓦平房,每排有四个房间。东面靠北的一间安排了电话班住宿。西面的一排,除了靠北面的这间是林场的厨房,挨着过来是我们的指挥室、储藏室、连干部和文书、通讯员的宿舍。指挥排报话班和标图班只得在狮子岭的坡上搭起了一个一号帐蓬,后来因为刮台风撕坏了帐蓬,改搭了两间竹棚。林场挖有水井、建有公共厕所,还有一个蓝球场。人工开挖的“雷州青年运河”在林场东北通过,河上架有一条木桥。连部的后勤(司务长、给养员、雷达技师、汽车修理工、卫生员、炊事员住宿)和厨房、医务室都安置在运河的另一边,这里是两大排土夯的墙、茅草盖的顶的房屋。我们的三顿饭都是到这里吃的,所以每到开饭的时候指挥排就列队过桥,一路队伍一路歌。连干部的饭菜都是由通讯员打回来吃的。

连召开军人大会,要在狮子岭集中,各排、站都得步行到这里来。如果团电影组要来放映电影,就临时改在连部西面的南华大队集中,这里有间似庙一样的建筑物,便于白天遮光。

狮子岭没有供电,我们的照明都是点煤油的马灯(无线电通讯用手摇发电机)。

在电白的两年没有条件搞农副业生产,也就没有了这个项目。环境要比城市好,空气清新,没有喧闹。当时电白的物品供应比广州好,菜是当地老百姓自己种的,他们直接卖给部队。例如萝卜都是长条的,比粗大的好吃。还有磨的豆腐和发的豆芽,挑到部队来卖。电白本地产的猪肉好吃、应该是一种土猪,黑皮黑毛,嘴短、耳小、腿短,个头不大只有几十斤,皮薄肉嫩、不肥不瘦,有肉香味。当地盛产菠萝蜜(树菠萝)湿包卖五分钱一斤,干包卖八分钱一斤。连部不靠村庄,在后勤的那些房子所在地翻过一个岗头,在另一坡上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在对面的坡上是金星大队部,有一间小卖部。从狮子岭去水东要走8公里的路程,节假日多是去县城水东。水东的饭店出售的烤“对虾”很便宜,三角五分一对(两只很大)。当地没有短途公交车,多是搭搭客的自行车。有时水东镇的照相馆到部队营业给大家照相。部队看的报纸和个人通讯,由通讯员每天跑一次团部送信和取信。

1964年11月,我们第二次开赴遂溪县北坡的“草潭靶场”配合高炮实弹射击,返回时连部转移到了小良的周下村(又叫“周爹”)和高炮536团在一起。1965年5月,美军轰炸越南北方逐步升级,高射炮和探照灯全都开赴茂名火车站装车,通过铁路运输经广西和湖南返回广州。我这个老广就这样第一次跨出了广东省。高炮十师可能开赴广西宁明保卫吴圩机场。“入越轮战”回国之后,高炮十师到广州,高炮九师在宁明吴圩机场。

我当了12年探照灯兵,没有一处有像电白这样呆满两年的。不过,在电白两年没有战机,兴师动众在此地呆了两年而已。还是后来“入越轮战”,才算当了12年兵体验到在战场上打过仗!

从电白回到广州,我们灯二连驻防在番禺,连部先在南村,不久转移到新造。就在1965年这年取消了军衔制,10月提干当指挥排长,全部清一色定为行政23级(我说是正班级)。我们1961年兵当多了一年兵(服役期三年改为四年),提干降了两级(以往定21级却降为23级)。所有的这些,我觉得上头有心血来潮!成了历史的笑话。

 


全线展开伏击P-2V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上图标示的红色数字:109、111为炮师师部,431为灯团团部,①、③为灯营营部,1、2、3、7、8为灯连连部,211、221、231为灯2连的雷达探照灯站所在位置。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