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入越轮战”的生活是舒适的  

2017-02-08 12:13: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有适应与不适应的环境?北方兵不适应高温潮湿的气候,南方兵不适应严寒干燥的气候,生长在海拔低的兵不适应海拔高的“高原反应”。

我觉得长江以南的兵员“入越轮战”都能适应越南的气候环境,尤其是两广(广东、广西)兵员会觉得越南北方和广东、广西没有不一样?

从广州经昆明到蒙自,过了贵州的六枝、水城翻越乌蒙山,算是踏上了云南高原。从滇东至滇东南,没有感觉“高原反应”。1967年4月13日至5月26日在蒙自集结一个半月,虽然蒙自是海拔低的坝子,也还是有明显的“高原反应”。感觉头很沉重,像患了重感冒,口腔和鼻腔都觉得很干燥,口痰且带有血丝。5月27日离开蒙自来到河口,由于河口地势低,被三面环山遮挡,密不透风,将人窝在窝里一样,非常闷热,令人心烦意乱。当晚我们全都露天睡觉,闷出的一场倾盆大雨,连起床收拾都来不及,被淋得像只落汤鸡。

5月28日下午5时正(北京时间),我们的车队驶上中越友谊桥,过到南溪河对岸的老街,踏上了越南国土。车队过了桥就左拐,沿着老街外围驶过。虽然见到被美机炸塌的民房,但没有恐惧感。没走多远再右拐踏上了越南的2号公路(老街通往河内),沿着这条公路驶向班菲,在班菲是连接通往安沛的岔路口。

这时正是夕阳西下,气温下降了,行驶中的车辆迎来阵阵凉风,感觉非常凉爽。眼前尽是一望无际的青山绿水,公路两旁多是水稻田,绿油油的禾苗随风飘拂,撒落在路两边有低矮、简陋的竹木结构、茅草作顶的民宅,多种有桄榔树作标志。没有见到战争痕迹,令人忘了是在上战场。不过,置身异国还是清楚的,因为路旁的路牌写着的字是我们不认识的越文,越南民众头戴斗笠,无论男女多是穿着“和尚领”上衣和宽脚长裤,在两广乃至全中国都是难以见到的。

车队到了班菲已经全黑,在岔路口右拐驶上了7号(已改名70号)公路。这条公路原名“中越友谊7号公路”,是中国的援建工程,由中国工程部队第5支队修建,从班菲路口至朗达路口(连接13号公路)全长138公里。我们通过保河“封锁线”,于5月29日凌晨4时(河内时间)全营安全抵达朗达路口。5月1日提前入越的“先遣组”在这里等候我们的到来,将部队带入各自的阵地。我们灯四团一营的一、二连部署在安沛防区,三连经安沛再到孙寨、寨忽的小防区。

1. 安沛的气候和环境

安沛是红河的冲积平原,海拔仅25米。安沛市区在红河的一个大弯道的北岸。在安沛西北还有一个冲积平原叫孙翠,它在红河的东岸。也就是说,这一段红河的河段流经两个弯道,安沛这个稍大、孙翠这个稍小。我们布防的安沛防区没有很高的大山,多是丘陵。在安沛机场东北的福安至孙热是一片较高的山丘,孙热就是一条山沟,工程3支队部和高炮164支队部(包括4中队的灯一营部)都分布在这条山沟的两侧,山高林密隐蔽。

安沛位于东经104°、北纬21°,属亚热带气候。6、7月间中午在阳光下气温高达45°,感觉比广州热。但在树荫下、竹林里湿气大,觉得并不炎热。一到夜晚觉得非常凉爽,没有广州那种夜晚热得人烦。

我们到了安沛的头一个月(6月)多是阴雨天气,积雨云低,这个月我们没有照中过美机。到了7月中旬开始转晴,7月19日晚(20日凌晨)就首次照中美机,高炮将它击落。

6月23日晚我们连部在福安的葵树林遭到美机的空袭,造成一死一伤。连长减少了连部的留守人员,连部搬到了和后勤在一起,在葵树底下搭起了一个小号帐蓬。葵树林从早到晚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有过路的,有途中歇脚乘凉的。葵树林有一种“蠓”(小咬),咬了皮肤痒得难受,所以午睡都得下蚊帐。副指导员不准我们将帐蓬四周卷起,说越南民众看到我们在睡觉不雅观。帐蓬四周不卷起,密不透风闷热。加上夜晚空袭警报一响,我们就得通过小木桥跑过小河的对岸,进入工程兵修筑的一个很大很深的防空洞里,里面没有光照、潮湿寒气逼人,一呆就是一、两个小时非常难受。外面开灯、开炮,我们全然看不到?我过不惯在连部的这种留守生活,思想就开小差:离开连部下到排部。我选中了位于欧楼的一排部(211站),这里置身于一片清新的竹林里,在葵树林遇到的问题都没了。所以我入越八个月多数时间在一排部,偶尔白天回到连部或到其他排部、灯站,入黑前还是回到一排部。

美国佬还算通情达理,早上七点半之后才来,最迟中午十一点半回去;下午两点半再来,下午四点半回去;夜晚最早也要七点半才来,有时闹到下半夜一、两点。之后至早上七点半之前,从来没有来过。我们的三顿饭和午休,是从不骚扰的,下半夜我们还是可以安然入睡。掌握了美机的活动规律,也就能顺其自然了。

2.部队的伙食和待遇

我们在国内伙食标准是13.5元/月,入越轮战伙食标准提高到24元/月(干部交伙食费12元,国家补贴12元),除了蔬菜奇缺,其他食品、用品供应品种多、质量好,都是按牌价供应。连部、排部都是二、三十个人,吃的都是米饭,除了下干的面条,没用面粉做的点心,因为南方的炊事员不善于做面食。不过,生活条件优越,跟国内比大不一样。

在越南使用“军用代金卷”和“餐卷”(中国军队内部流通),营及以上单位都开设有“服务社”,供应饼干、糖果、罐头等食品,还有香烟、茶叶、葡萄酒,以及日用品,偶尔还有越南产的水果出售。支队部设有冰室,不过很单调只卖雪条。所有物品都是按牌供应。我未到一排部住之前,有时和雷达技师磨启光结伴下三排部(231站,位于俄馆桥),路过64大队(沈阳军区40军高炮65团)三营的“服务社”就买一罐“猪四件”的罐头和一瓶葡萄酒,走到半路找个树荫两人就对饮“加菜”。我到了一排部住,往返红河两边较多,都是在孙翠这里乘坐越南老大爷划的竹艇,因为没有越币,“军用代金卷”又不流通,我只能到“服务社”买些香烟、茶叶、火柴、肥皂、香皂、牙膏送给划艇的大爷。

我们可以到任何一个中国部队的食堂就餐,不管认识不认识,说要吃饭就会接待,吃完给张“餐卷”就行了。

我当时是行政23级干部,工资55元/月,入越轮战干部增加了7元/月补贴,相当于行政22级干部的工资。

3.中越两国军民关系

对于军民关系,《出国人员守则》有明确规定,在蒙自集训期间进行过教育。这里所说的中越两国军民关系是中国军人与越南民众的关系。

我在越南八个月,没有更多接触越南民众。连部转移到了孙翠(苏军弃置的地对空导弹基地),有时无聊我就到连部东南200米的一户越南民众家里闲坐。由于语言不通没话可说。见到这户人的主妇在用叫“蒌”的叶包裹蚌壳粉和鲜槟榔一齐嚼以染齿。过了一会,见有另一户的妇人进来说话,说了没几句她走到门外吐了一口红色的口痰,这是嚼槟榔以染齿吐出唾液。这样我才解开了总是在越南的路上见到地上每隔一段就有“一滩血”之谜?

我到了欧楼的一排部(211站)住下之后,认识了一个叫陈氏媛的当地华侨妇女,她既会讲粤语(白话)又会讲国语(普通话),成为我们的义务翻译。她说不清她祖籍是广东或广西?说她父亲年青时来到安沛做生意,和越南人结了婚,家庭还算富裕,她在安沛入读女子学校。之后,她嫁给了一个越南人,生有两女一男。她的丈夫个头小、眼睛有点眯,在当地以理发为业,他一句中国话都不会说,见到我们只会点点头、笑一笑。陈氏媛已是40出头的人,大女儿参加了越南人民军,儿子和小女儿还在上学。家里养有猪和鸡,她磨米蒸粉出卖。她家就在欧楼西南的13号公路南侧、外劳河北岸的边上,离一排部(211站)有三公里远。我们要越南民众办什么事只能通过她去联系,我和电话员外出维修有线电通讯线路经过她家会进去坐一会喝口水,空闲时我会到她家闲坐聊天,从中了解一些越南的情况。越南民众的生活相当艰苦,家庭没有什么摆设,空无一物,缺吃缺用的。陈氏媛有时带越南人到我们一排部看病,有时来和我们聊天,我们都会留她吃中午饭,她回家时炊事员都会让她带上一些食品回去,有时我到“服务社”也会给她买一些用品送给她。长期呆在一排部的李副连长带头称她为“广东老太婆”,这个称呼还是带有乡情的亲切感!

我们和越南民众接触不多,接触到的三几个关系还是非常融洽的。当然还是出现了违反群众纪律的问题,主要是指与越南妇女搞不正当的关系。据我所知有那么几宗:

在孙翠,环视雷达一站的操纵班长(或操纵员)程裕才因强奸越南妇女被昆明军区军事法院判处有期徒刑(押回国内服刑)。在文振,灯一连二排长陈文清和驻地邻近的越南民女入黑后到远离阵地谈恋爱,部队警报没了排长指挥,这时他才从远处跑回来,随后这个越南民女也从这个方向走过来。陈文清不承认与这个越南民女有发生性关系,连队给了他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回国后就安排他复员了。我们灯一营部给营长开小车的司机,送营长到红河边上,营长乘艇过对岸,司机在岸边等候,被发现他和当地的越南民女谈恋爱,结果不让他再开小车。在欧楼,我们一排部的炊事员被怀疑和厨房旁边的一户越南妇女有关系,结果被调离。

我将越南青年妇女分为两类:一类是驻地邻近的,一类是战时从城市疏散到这里的(都是“青年突击队”的队员)。上面所提到的都是属于这两类的前一类,不是后一类。其实,从城市疏散到这里的越南青年妇女性格都很开朗、大方,很讲礼貌,论个头、长相、肤色都比当地的好,且多数有文化会讲流利的普通话,这些越南青年妇女喜欢跟中国军人搭讪。不过,只要不迎合她,也就不至于会出问题。出现违反群众纪律的毕竟是极个别,入越轮战八个月整体纪律状况是好的,这点不应有所怀疑。

 

【附图】孙翠(左上)、欧楼(左下)位置图

 


“入越轮战”的生活是舒适的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孙翠”是164支队雷达一站和之后的82分队(灯二连)部所在地。“8.14夜战”被美机发射“响尾蛇导弹”摧毁了231站的雷达探照灯,从国内调815站入越替补也是放置在“孙翠”。“欧楼”是灯二连一排部(211站)所在地。这张地图没有标示“安沛机场”,“安沛机场”的西南角已经延伸到了“孙翠”的东北角了。37号公路是原13号公路(现改称37号公路),它是从谅山经太原、安沛通往安州接通原6号公路。151号公路是从安沛通往孙寨、寨忽。红河上的“安沛大桥”是战后修建的。37号公路的上一段至红河岸边是战时的“浮桥”所在位置。

我们从“孙翠”过红河到对岸再步行到“欧楼”,过渡的位置在图中标有“红河”两个字的左边约1厘米处。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