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广东粤西故地回忆录  

2015-09-11 07:44: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八一建军节”我被邀请到湖南桂东参加灯四团二连的战友聚会。故此,我约同王继贤战友前往,随后还到了湖南汝城与原灯四团的战友聚会。

湖南桂东、汝城原灯四团的战友都是1964年入伍的兵员。19671969年灯四团的团部和一、二营先后分两批“入越轮战”,除了干部以外都是19631966年入伍的战士。这次聚会,话题除了“入越轮战”更多的是谈到19641965年在广东的粤西(电白吴川)的“机动作战”(伏击美蒋P-2V侦察机),因为他们入伍下连队时部队就驻防在广东的粤西(电白吴川)执行“机动作战”任务,所以他们记忆犹新!

空军探照灯部队主要是执行“要地防空”作战任务,六十年代(19611965年)因形势需要曾经全面开展过“机动作战”(部队俗称“打游击”)。当时在辽东、苏北、闽北、粤东和粤西都有高炮和探照灯部队在伏击P-2V1961116日灯五团配合高炮部队在辽东半岛击落了P-2V1962124日灯四团在广东阳江儒侗“反空降伏击战”由于违反纪律擅自开灯将P-2V吓跑了。探照灯兵的一胜一负(荣辱与共),给六十年代的“机动作战”画上了句号。

据说,1961年我入伍之前二连曾经到过广东兴宁执行“机动作战”任务。之后返回广州驻防,部署在广州东北郊的“广梅汕公路”一线。19619月我入伍下到连队时,二连的连部在暹岗,一排部(211站)在上元岗,二排部(221站)在龙眼洞,三排部(231站)在长安。由于一排距离连部太远,交由邻近的三连代管。

1962年初,蒋介石叫喊“反攻大陆”,二连全连(含一排)开赴广东惠阳执行“要地防空”任务(保卫机场)。6月二连撤离“惠阳机场”返回广州,随即开赴广东电白执行“机动作战”任务,配合陆军55军高炮团伏击P-2V。设置了一个“小防区”部署在电白沙院王村港一线。

当时连部在沙院,一排部(211站)在竹园仔,二排部(221站)在王村港,三排部(231站)在唐屋。我在234站当副站长兼一号手,灯站在木苏。这里靠近“广湛(G325)公路”,从木苏沙院4公里,途中经过三排部(231站)所在地唐屋。没多久我被调到233站当副站长兼一号手,灯站在琼凡沙院东偏南1.2公里),我们站和陆军的炮连距离很近,自己不煮饭,到炮连打饭的。

沙院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在东偏南约2.5公里有座独立的海拔400多米的晏镜岭,岭上有空军的情报雷达站。晏镜岭可能是P-2V入陆的一个地标?所以我们在晏镜岭的西北至西部署了一个防区,不能说这没有道理。1962年12月4日夜晚(儒侗反空降伏击战)P-2V以800米高度从广东阳江海陵岛闸坡港入陆,应该说这个雷达站参与了向我们提供P-2V的飞行情报。

同年10月,灯炮部队全都撤出沙院吴川覃巴进行夜间开灯演习(出于隐蔽和保密,在沙院非战时不准开灯)。就在此时,二连和55军高炮团接到命令开赴广东阳江参加“儒侗反空降伏击战”,我们和炮团最先从儒侗进入到新墟的阵地。由于战斗失利,126日所有参战部队撤离儒侗织篢,通过摩托行军返广州

以上是我入伍后九个月第一次涉足到广东的粤西执行“机动作战”任务。

儒侗反空降伏击战”打了败仗,经过在团部集中进行“组织纪律”整顿之后在广州展开,二连部署在广东南海,连部在平东(后来转移到敦厚),一排在陈村(后来转移到雷岗),二排在沙堤机场,三排在赤山。二连在南海没呆上半年就撤出到广州白云机场跑道东面的炮连住下开展“组织纪律”整顿。也就是在此时接到命令:灯四团一、三营开赴广东粤西配合高炮109师和111师执行“机动作战”任务(伏击P-2V)。灯四团作战股组织各连连长和标图班长前往电白吴川选择阵地。当时我还不是标图班长,而曾源连长却将我带上参加选择阵地。我俩在电白县的七迳新江小良三个公社范围内选定了连部和三个排部(雷达灯站)、九个跟踪灯站的阵地。

随后,两个高炮师和两个探照灯营进入到吴川梅菉覃巴电白小良新江水东七迳林头观珠一线的阵地,设置了一个跨度很长的防区。一时间在这里到处可见穿蓝军裤、戴蓝领章的军人和“午”字头车牌的军车。高炮111师师部和灯一营营部在小良(我记得当时111师的师长是徐展),灯一连连部在梅菉灯二连连部在新江狮子岭,灯三连连部在覃巴高炮109师师部和灯三营营部在林头,灯七连连部也在林头,灯八连连部在观珠。而灯九连远在遂溪,灯二营(四、五、六连)远在广东粤东的海丰、陆丰,都没有到这个防区。灯431团团部也从广州转移到了电白县的县城水东,住的营房是“总参”测绘大队的。卫生队不在测绘大队,在水东镇上,我在水东饭店吃“对虾”患了急性肠胃炎住过几天卫生队。

今年“八一建军节”我和王继贤战友到湖南桂东汝城见到了15位战友,有12位是原二连的。1964年兵他们下到连队时,我在二连指挥排标图班当班长;王继贤在二连三排231站当副站长,电白新江公社的狮子岭电白小良公社的田头垅是连部和三排部(231站)的所在地。

这次和我们聚会见到的1964年入伍的湖南汝城兵曹谦林和何选兴,原先都是三连的雷达手,后来才调到二连(前者从321站调211站,后者从331站调231站再调211站)。也就是说,从1964年下半年开始王继贤、曹谦林、何选兴和我都在二连,王继贤和何选兴还同在231站。19675月“入越轮战”时,王继贤在一连111站当站长,我这个二连的指挥排长没有担负战备任务多数时间都呆在越南安沛文振欧楼的一排部(211站),和曹谦林、何选兴在一起。

其实,我们讲述在广东粤西的经历,就是讲述我们当时在二连的经历。

当时二连部在电白新江公社金星大队的一个高地“狮子岭”南麓,这里是一个不大但叫林场的林场,只有两个职工,两排七间砖瓦房我们住了四间,住不下的先搭建了帐蓬(后来改搭了竹蓬)。后勤人员则住在“雷州青年运河”的东面(一排民建的草房)。二连部位于电白县城(水东)以西偏北8公里处。一排部(211站)位于水东北偏东4公里的七迳;二排部(221站)位于狮子岭北偏东1.2公里的那珠;三排部(231站)位于狮子岭西偏北7公里的田头垅,中途经过南华村(有时连集中召开军人大会就在这里)。从一排部到连部要步行12公里(214站最远,位于七迳西北2公里处,在七迳通往袂花的(S281)公路一个大弯道的南侧,它的路北侧是一座独立的较高的山头(公岭)。二连在214站这里进行过一次全连的“轻武器实弹射击”,当时二连的干部战士都到过这个灯站。

“机动作战”还是很艰苦的,当时的电白吴川比较贫困,所以“P-2V”会到这些地方散发“反动传单”进行煽动。不过,物价要比广州低。连部没有照明用电,我们到新江公社金星大队的一个小卖部买煤油点“马灯”。邮政通信统一寄到团部,由通信员取回放在连部的信箱自己取。寄信由通信员带到团部投寄。灯连原先只有文书的编制,没有通信员的编制,这时灯连就增设了通信员的编制,通信员佩带手枪每天骑自行车来回跑一趟团部,风雨无阻。看的报纸,是通信员从团部拿回来的。团部电影组久不久来放一场电影,全连集中到南华大队召开军人大会兼看电影,连部指挥排各人都拿上自己的棉垫到南华大队,给队部的窗户进行遮光。如果在连部集中开会,就会组织进行一小时的蓝球比赛。配置有一套理发工具,会理的给大家理,水东照相馆到连部给大家照相,减少了长途跋涉往水东跑。一天三顿饭,由指挥排的报话班长、标图班长、电话班长轮流值日组织列队集合,从连部往食堂通过架在“雷州青年运河”河面上的小桥,“一路队伍一路歌”。星期天吃两顿饭,中午林场的职工会给我们红薯、木薯吃。有时村民会挑些水果到驻地卖,买个很大的“树菠萝”也只是一块几毛钱,几个人都吃不完。生活还是显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少有闹情绪、开小差的。

假日外出去水东,就得往东步行8公里(途中经过223站)。从水东狮子岭可以乘“搭客”的自行车,从水东到“广湛(G325)公路”边拐进到狮子岭的岔路口约5公里,从这里到狮子岭4公里(途中经过222站)。

从“广湛(G325)公路”边到小良(一营部)也有4公里,在这里的公路的岔路口西北是一个高地(白石岭)岭上放置着233站,远远望去非常显眼。从小良田头垅,与狮子岭田头垅的路程差不多。

我们在这里摆开阵势守候“P-2V”历时一年十一个月,仅有一次以为“P-2V”来“光顾”我们的防区:196410月,一个夜晚发现“P-2V”在广西南部(桂南地区)飞行,部队从夜晚十点进入“一等战备”,在远方标图板上标示着它不断地往东偏南飞行,推断它可能通过我们的防区退出?还以为可以雪“12.4战斗失利”之耻!可是守候到下半夜(凌晨一点多),它却擦着我们防区的边(梅菉以西不远处)飞离大陆返回台湾。其实,台湾清楚我们防区的范围,它不会轻易上当。长度跨越几十公里的一个大防区,数千上万个兵撒在这里持续了一年多,傻瓜都晓得怎么回事?

在粤西这段时间,我们二连曾经两次开赴遂溪的“北坡靶场”配合高炮实弹射击(年终考核)。一次是196311月,一次是196411月。后一次撤出靶场没有返回到连部所在地(狮子岭),而是转移到了小良以西偏南1.2公里的周下村(又称“周爹”),和高炮26团(原536团)同在一起(我记得当时的26团团长姓孙,名字回忆不起来),灯炮指挥室同在一幢楼房的首层。据说这幢洋楼是地主或资本家的。19655月,由于“北部湾”形势进一步恶化,我们和高炮9师撤回广州,高炮10师调往广西吴圩1964115日原高炮111师改为高炮9师,原高炮533536537团依次改为高炮252627团;原高炮109师改为高炮10师。灯431团也是此时改为灯4团。

我们在茂名装上火车,从茂名玉林枊州桂林衡阳韶关广州的铁路行军,这是我第一次走出了广东省,见识了广西和湖南。行军路上听到广播“罗荣桓元帅逝世”。回到广州后,我们二连部署在番禺南村新造钟村塘西等地。也就是在这年取消了“军衔制”,开始搞“突出政治”。我是在10月被提干担任二连指挥排排长。

至于“入越轮战”,则是两年之后(1967年)的事。

 

【附】茂名市电白区、湛江市吴川市地图(部分)

广东粤西故地回忆录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浏览上图可点击本版右下角“100%”的符号,放大到150-200%图会更清晰。 

 

广东粤西故地回忆录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上图标示的红色数字:109(林头111小良镇)为炮师师部,431水东镇)为灯团团部,①(小良镇)、③(林头镇)为灯营营部,1(梅菉镇)、2(狮子岭)、3(覃巴镇)、7(林头镇)、8(观珠镇)为灯连连部,211(七迳镇)、221(那珠)、231(田头垅)为灯2连雷达探照灯站所在位置。


    电白区沙院镇晏镜岭 

 广东粤西-故地重游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上图不是正东、南、西、北座标的,晏镜岭基本上呈“东北”至“西南”走向。


【附】灯二连部在电白县新江公社金星大队(狮子岭)期间人员名单:

连长:曾   源,政指:陈   平,副连长:谭   文(后,徐燕俊),副政指:罗瑞林(后,张振年)

文书:黄××,通讯员:殷佑喜,司务长:汪兆万(给养员,代),给养员:罗干成,卫生员:徐惠春,雷达技师:戴雁宾(后,磨启光),汽车技工:王学谦,炊事班长:仇兆荣,炊事员:梁悦生

指挥排长:谢汇流,报话班长:杨桂元,报话员:练荣华、蒋志成、周石城、邓联辉、何文标,标图班长:邓伟坚,标图员:彭学明、简志文、张占发、罗德元、李卫谋,电话班长:朱观庆,电话员:黄承德、江    强、符天多、赵连喜、郭双发、朱冬林

一排(在七迳)排长:韩福林,211站长:黄霖兴

二排(在那珠)排长:万焕卿,221站长:(空缺)

三排(在田头垅)排长:李恩臣,231站长:朱国玉

(其余人员略,百一二十人我不可能全都记住,文书黄××是1960年湖北云梦或红安入伍的,名字就始终回忆不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