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未授“将军”衔的几位副兵团级军队干部  

2014-11-06 21:5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91 月,我被秘密借调到“空军审干小组”参加对军以上干部政历问题的“背靠背”审查,得知当中的被审查人或证明人是未授“将军”衔的副兵团级的军队干部。

“空军审干小组”是空军政治部干部部在“文革期间”适应当时形势需要,开设的“专门审干”的机构。由于开展“文化大革命”出现了派性,有些人不适合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只得借调不搞“文化大革命”的基层干部帮助这方面的工作。

19681月我从越南回国,3月返抵广州。9月灯四团抽调一批干部到广州市解放北街对其下属单位开展“清理阶级队伍”,我是被抽调的一个。10月团政治处通知借调我到“团审干小组”帮助工作。我和三连副指导员黄霖兴配对对灯四团的六个营、连干部政历进行调查。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除了一个涉及“投敌自首”问题未能查清,其余五个均已查清并做了结论。

“团审干小组”工作将近结束,12月团政委余启武拿着一封信找到我,说原五连的一个给养员张书龙寄来《申诉书》要求对他的“冤假错案”予以平反。余政委要我们对其申诉开展调查。调查涉及到广东连山林场的事发地。由于黄霖兴对参加审干外调没有补贴很有意见,他不肯与我去连山,余政委要我一个人跑一趟。结果我没白跑一趟,将问题查清了(详见本博客登载的文章《纠正冤案》一文,网址:

http://deng194212.blog.163.com/blog/static/170481161201082075339525/

我通过近期一系列的工作实绩,让余政委和干部股马永法股长亲眼见到了我的实际工作能力。我提干时是谭华乐当干部股长,马永法还在八连当指导员,余启武也还是个副政委,我当了两年半指挥排长团里对我不甚了解?曾有一次给了团里极为不好的印象:19664月(我提干半年后)广州空军军事法院要物色一个书记员,广州空军干部部陪着下到二连找我谈话,要我将日常使用的笔记本拿给他们看(主要是看我写的字和记录的水平)。当他们说出要调我到广州空军军事法院当书记员,我当即就表态说不想去。我觉得这个职位很无聊?日常工作量不大?开庭时我只做记录很呆板?休庭后我得忙着整理材料忙得没人知道?我没将这些说出来,只是说了我这个人不适合到机关工作。这次谈话,我没有领他们的意?就此团、营认为我这个人不听话。到了1967年和我同期入伍的61年兵不少提升为副连长、副指导员、参谋、干事,我这个一度被称为二连连长、指导员的“大红人”被小看了?灯四团将我这个指挥排长压了整四年。我没有明显流露出反感,就在不犯错的提前下吊儿郎当地过日子。我“入越轮战”在越南安沛尽管一个人到处走,但心里想着一点不能出问题,要不然我随时会被挨整。那时我24岁半未谈过恋爱,而我却不喜欢跟越南青年妇女搭讪,一些城市疏散出来的学生、教师、职员,很开朗很大方,甚至动手动脚,我倒觉得她们疯疯癫癫,理都不理她们。我领着小分队出去捡残骸,越南华侨的中年妇女陈氏媛(她经常到一排部成为翻译,大家称她为“广东老太婆”),她当着大伙面抓了一只鸡要我带到班者村和华侨聚会加菜,还硬是塞了两百元越币给我,要我带着有什么事好用。这件事除了我其他十个人都一清二楚。捡完残骸这事就有说我违反了群众纪律,有人告到营部,跟随入越的乔团长和余副政委都知道。这件事反而我不知道?据说乔团长下到二连一排还找过参加捡残骸的人谈话了解。当然,也有人知道是谁告的状。此后流传有说越南排华,我拉了一车越南青年华侨妇女到边境闹回国。笑话!1978年越南排华,怎么扯到了1967年?越南排华我退伍了四、五年?

借调我到团和空军参加审干,我没有想过要显示我的才能。我入伍一、两个月就被二连曾源连长看中,觉得我很聪明、领会和反应很快。其实,我的最大本事是记忆力特强,讲起话来很有条理,所以审干写调查报告由我写,汇报也由我先讲,讲得听的很舒畅、写得看的很满意。

灯四团干部股长马永法是根据我在“团审干小组”的表现向广州空军干部部推荐我到北京帮助审干。我到北京才认识广州空军干部部的钟兴中科长的,我和张善良查证李成春、韩顾三、武贵林的政历问题就是他负责统管的,上头就是空军干部部的惠自华副部长。编写《空军战备名册》结束,我要求归队,南京空军干部部的一位科长还给钟科长说想借调我到“南京空军审干小组”继续帮助工作,我觉得我离队八个月,部队又从广州换防到了上海,我归队心切没有答应再去南京空军。空军干部部给我送来从北京回上海的火车票是“包厢”以及钟科长要我带一封信给部队,叫我不要拆开来看。我明白:他们对我在“空军审干小组”帮助工作是满意的!我回到上海在共和新路的二连部,正好余启武政委下到二连,我将信交给他,他当即就拆开来看,看完笑眯眯的,叫我先休息一下听候团里的安排。后来就将我从排长直接提升为连指导员,有说在灯四团这种越级提升不多。这才补回了我当足了四年的排长,这口怨气最终算是出了。其实,我当了12年兵就是4年战士(包括副班长和班长)、4年排长、4年指导员。最后怎么劝也不干了,铁了心要回家。团政治处副主任宋有堂找我谈话,要我将领了的复员费退还给财务股,可到营当副教导员或团政治处当股长,我给他说了一句很风趣的话:我算过命,我不可能戴着领章、帽徽进棺材?就此跟宋副主任拜拜!没再和他谈下去。

9.13事件”后,灯四团在“批林整风”中出现了几个想往上爬的人,借题发挥整原先的团干部,我觉得是夺权篡位。灯四团是19698月之后才换防到上海,它绝对不可能陷得很深?林立果、王维国不是“抓壮丁”?彼此不了解就随便拉你“入伙”,没那么简单?团长、政委有说过不该说的话!但没有有些人说的那么严重?

1974年灯四团解散,大部分到了安徽六安场站,有些安置到其他部队。我若继续留队,后面的情况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在六安从南京“大校场基地”来的形成一帮势力排斥灯四团,争斗非常激烈,灯四团不少人挨整。我提前半年退伍,没有尝到这股味道。

总之,灯四团换防到上海,紧接着又出了“9.13事件”,对我来说是很大的转变!

1969年元旦一过我就接到团干部股的通知要我到广州空军政治部干部部报到,说是借调到北京帮助工作。空九师独立大队副政委张善良(56年兵,河南人)和我配对工作。我俩同时听取了干部部任免处长交待到“空军审干小组”帮助工作的要求。然后我俩一齐出发。

抵北京后到崇文门外幸福大街50号的北京空军招待所参加举办“学习班”。在北京的广州空军政治部干部部任免处钟兴中科长负责对我们进行指导工作。基本上是本区审查本区的军以上干部,只有在经验介绍的会上才能听到其他军区空军的审查情况。“空军审干小组”是由空军政治部干部部惠自华副部长具体负责(原空军干部部长是空军政治部副主任王平水兼任的,他当时在接受“专案审查”)。

“空军审干小组”共有50人,除了各军区空军(包括成指和昆指)有干部部的专人坐镇负责,其他都是借调来的营、连、排基层干部,就是我是唯一的一个年纪最小、军龄最短的排长。借调来的人,主要是做出外搞调查。

“学习班”结束,空军政委王辉球到会发表了讲话,还给每人发了一本精装的“毛泽东选集”和一套“毛主席像章”作为纪念。会后,全部被安排到东交民巷1号的空军第一招待所居住。汇报工作、查阅档案、差旅费报销、出差开介绍信都得到长征路什坊院(空军大院)。空军干部部给我们每个人都买了一个“乘车卡”在市内通用,所以节假日可以上街游逛。

逐渐发觉我们住招待所对保密工作有很大影响,谈论调查情况容易被无关人员听到?调查提纲、索取到的证明材料和工作笔记本放在房间,服务员打扫卫生或我们外出时可能会被翻阅?所以部分人员工作结束归队后就将我们剩下的人安排到空军大院居住,不再住招待所。广州空军的这部分人住在乙10号王平水原先的小别墅。我们做什么?不准对外泄露。部队每月给我寄的工资和粮票都是寄到北京市长征路什坊院乙10号收,没有暴露“空军审干小组”、“空军大院”等情况。

张善良和我先是查阅了李成春的干部档案,掌握了他本人交待的193912月在山西泌源县加入了闫锡山的“同志会”。我们觉得查清这个政历问题,首先要了解闫锡山“同志会”组织情况和山西“抗敌决死总队”组织情况,然后到中央组织部了解有关知情人(地方干部)的下落?到总政治部干部部了解有关知情人(军队干部)的下落?最后拟定调查路线(先北京后外地)。

李成春(1918-2000)山西代县阳明堡人,1937年考入闫锡山的“晋绥军官教导团”就读。之后,薄一波组建“抗敌决死总队”到闫锡山的“晋绥军官教导团”要了一批学生带上了五台山。李成春就是其中的一个,分配在一营二连当见习排长。

我们在北京和到太原都没有见到闫锡山“同志会”、“晋绥军官教导团”、“抗敌决死总队”的资料。我们到过山西代县阳明堡(李成春的家乡),解放后其家庭划成份为富农。据说他还一个姑嫁在附近仍健在。然后到昆明军区找知情人崔正三。崔正三(1916-1986)山西泌源县人。我们从昆明乘坐小火车来到云南盘溪的“五七干校”见到被“专案审查”的崔正三。他原先是昆明军区副参谋长(19569月至19658月),之后调到云南文山军分区当司令员,说他挑动文山地区武斗被“专案审查”。他说他是考入“晋绥军官教导团”,也是被簿一波带上了五台山,在“抗敌决死总队”当见习排长。他说认识李成春,但不知道李成春加入了闫锡山的“同志会”?话又说回来,李成春若然加入了闫锡山“同志会”只有介绍人知道,别人是不可能知道的?我们找到了不少认识李成春的人,但都说不知道李成春加入了闫锡山的“同志会”?我们找到算是最高职位的国家经委原副主任周仲英(国家经委主任簿一波的副手,又是决死总队原一营教导员),周仲英被“专案审查”因病在家休养,是很年青的老婆在照料他。他说认识李成春,但不知道他加入了闫锡山的“同志会”?李成春自己“向党交心”交待的问题,谁都不可轻易下定论?在山穷水尽疑无路之时,我们得知七机部副部长刘有光曾任“决死总队”一营二连指导员,李成春就是他手下的一个见习排长。刘有光(1914-2001)河北景县人,在决死总队任指导员、教导员、政治部主任,1949年任13军政委,19955年授少将军衔。后来调到七机部工作,任副部长。刘有光也是被“专案审查”,我们来到七机部“专案组”,他们将刘有光找到带到会客室和我们谈话。他之前是在监护下进行劳动,手挽着一件棉衣、握着一把铁锹进来的。谈话一开始他就说李成春是在他在决死总队二连当指导员时的一个见习排长。他一口咬死说李成春不可能加入闫锡山的“同志会”,他说李成春跟随簿一波上五台山是被称为“旧军官”。1939年闫锡山制造了“晋西事变”等事变,多次联合蒋介石的军队进攻决死总队,很多旧军官都离开了,他们也呆不下去?《毛泽东选集》就有讲到这个时候的情况。如果李成春说他是193912月在山西泌源县加入闫锡山的“同志会”,可以肯定是没有的事,他加入的应该是“抗日青年先锋队”,相当于现在的共青团。由于闫锡山“同志会”在山西满天下,无人不知闫锡山的“同志会”?李成春自己搞错了。这时决死总队不可能还有闫锡山的“同志会”?刘有光斩钉截铁的口吻肯定李成春自己搞错了,他不是加入了闫锡山的“同志会”。

李成春我见到过,个头高大,满口山西话(浓重的鼻音),情绪显得低沉。1955年授大校军衔。应该说他说加入了闫锡山的“同志会”政历问题,对他的职务和军衔晋升都会受到影响?十多、二十年也没有查过更不要说查清?这个历史问题使他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1958年他从防空学校毕业出来,同年10月担任广州空军高射炮兵指挥部司令员(副兵团级),这些年广州空军的高炮部队和探照灯部队也没有争多少气?特别是1962124日“儒侗反空降伏击战”战败,让P-2V跑回了台湾,这件事对他的精神压力是相当之大的。他算是未授将军衔的副兵团级以上的军队干部之一。19695月,张善良和我将他的问题查清并予以结论,19702月被任命为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我觉得我为在职的老干部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

其实,崔正三也算是未授将军衔的副兵团级以上的军队干部之一。

说到我们审查的第二个是广州空军副参谋长韩顾三(当时参谋长应该是王璞,他后来当了广州空军司令员,上了“林彪的贼船”)也算是未授将军衔的副兵团级以上的军队干部之一。韩顾三(1914-1990)山东泰安县人。193811日他参加了山东的“徂徕山起义”。他说他在参军前在山东泰安县羊流店小学当教员,受地下组织的指派加入了山东韩复榘的“复兴社”的外围组织。他的知情人,我们到上海南汇县泥城“五七干校”找到他的入党介绍人王一平(原上海市委书记、上海市长)。王一平说1939年在山东临沂他介绍了韩顾三加入中国共产党。但他不知道韩顾三之前曾加入山东韩复榘的“复兴社”的外围组织?其实,韩顾三自己交待的这个问题,在历次政治运动都做过审查,由于十多个存在同样政历问题的人有抵触情绪且统一口径。本来并非是很复杂的问题?由于害怕说是山东韩复榘的“复兴社”(特务组织),致使我们跑了大半个中国(华北、华东、东北三区)都无法查清做结论。我们当时的意见是继续挂起,留待往后条件许可时再查。这个问题对韩顾三的职务、军衔晋升肯定会有影响,他自己也背上了难以卸下的思想包袱!不过,我从调查情况来看,我倒觉得并非是大不了的事情?话又说回来,若然加入了就算没有活动过也很难说得清楚了。

我们帮广州空军代查的干部部长武贵林是个师级干部,他交待没有参加“投敌叛变”的政历问题,由于他是“广州空军审干小组”组长,本级不便对他进行审查,所以委托我们代查。张善良和我查清了并做了结论:武汉贵林没有参加“投敌叛变”。19698月,我回广州空军政治部向查全伦主任做了汇报并将结论报告给了他,196911月武贵林就被任命为空军第七军政治部主任。我觉得我也是为他做了应该做的工作,使得他从此卸下了思想包袱。武贵林是后来人,算是正师级干部。不过,我向他汇报的广州空军政治部主任查全伦也算是未授将军衔的副兵团级以上的军队干部之一。查全伦,安徽无为县人,1955年授大校军衔。后来他被调往福州空军任副政委,可是他最后还是上了“林彪的贼船”。

  评论这张
 
阅读(97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