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连队政治指导员的压力  

2014-11-27 19:5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帮助“空军审干小组”工作结束从北京归队之后,尽管余启武政委看过钟兴中科长写给灯四团领导的信,对我说“听候团里的安排”。结果还是将我安排到了六连担任代理指挥排长(连部在上海南汇县周浦,原六连指挥排长60年河南兵提升为副指导员,缺了指挥排长找到我来当“替身”)。其间,二营营长郝香馥将我借调到二营部(营部在上海川沙县十村)整改布置指挥室。1969年末,二营教导员于连瑞将我带到五连(连部在上海川沙县小湾)参加“四好连队”总评,为工作组成员,可能团、营有打算将我安排到五连当指导员?通过总评让我熟悉五连情况。事后原五连孙指导员没能提升为副教导员?我只得再回到六连当我的代理指挥排长。

我这个人有个特点:能领会和会适应。在这四个月,我没有情绪和反常表现,对于当代理排长不以为然,这就叫做“做人能屈能伸”。

197017日六连指导员农志生通知我明天到团干部股报到,他说“听说调你到一连当指导员。”18日中午团干部股干事刘子孝带我到空四军军部(在上海四平路)见到了团长佟惠波和政委余启武,他俩在军部办学习班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和我谈话,余政委说团党委研究决定调你到一连当指导员,一营的同志还是欢迎你回到一营。他还说:“一连是个连续八年‘四好连队’不沾边的后进连队,问题你清楚,主要是领导班子不团结。希望你能以身作则带领全连干部战士创造出一个‘四好连队’摔掉落后帽子。”我不会说大话和废话,只说“既然团党委相信我,我会尽力而为。”我心想我当排长满四年零两个月,要不是钟兴中科长写了一封信?灯四团最多也只能让我当个副指导员。

随后,在全团的干部会上宣布任命我为灯四团一连政治指导员的命令,是空四军军长郑长华、第一政委王维国、第二政委姬应五签发的。这里面可能有两个原因:其一,越级提升;其二,说明当时空四军对政工干部是控制的,怕搞了一些与他们离心离德的人。我不可能是林立果、王维国“死党”的人,但晋升审批要过他们的这一关。据我们单位的人事部门说我的《干部档案》这份任命书可能“林彪事件”后被清理了?不过,我的《转业证》有明确记载。

我从19701月至197310月当了三年九个月的连队指导员,感到思想压力很大,连队120多口人(相当一个半高炮连)分散在13个点上,全连14名干部就数指导员最辛苦。骑自行车下灯站一个月走不完全连;因为到连部开会要有人留守,有些战士一个月见不到连长、指导员。遇到有闹不团结的,指导员有时半夜三更也得下灯站,比谁都跑得快。

军人,其实只是穿着“军装”的老百姓,他们保留有不少老百姓的本色。我在当排长和指导员的八年间,遇到和处理过反常事件(在本博客发表的文章《矛盾转化》,详见下图):

 

连队政治指导员的压力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原文网址):

http://deng194212.blog.163.com/blog/static/170481161201011153540939/

 

文章讲到标图员张某某因评“五好战士”不畅,对班长拍案而起,动枪威胁;电话班长郭某某为创“四好班”整治懒惰,制造通讯线路故障和发出袭击警报;电话员宋某某因受到批评不服,破口大骂甚至动枪威胁;……。这些反映出一些军人如同老百姓遇到了问题产生过激举动。这些问题一旦激化,对排长、指导员是极为不利的。有如:灯二连在广东五华执行“机动作战”,卫生员与民女发生关系,事情败露,偷了指导员的手枪朝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自杀身亡,指导员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灯四连423站四号手洪永活因患鼻炎起疑心报复站长,枪杀该站四人被判死刑,排长和指导员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指挥连连长陈某犯“鸡奸”罪被被判徒刑,指导员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部队与地方不同,出了问题要对领导问责,尤其是在“突出政治”讲究“人的思想政治工作”的年代。

197018日我开始当指导员,这一年工作都很顺利,没有出大问题。我觉得部队“创‘四好连队’”很多都是指导员写出来的“四好连队”。在不出事的前提下,看指导员怎么收集“好人好事”?再将这些“好人好事”提高到“活学活用”的理论上来,只要本营的其他连队不反对,营、团投赞成票,那么“四好连队”也就到手!就在这年年末(“四好总评之前)一连冒出了“111站二号手孙某某耍流氓的事件”。我眼看一年忙到头来的“创‘四好连队’”又会是泡汤?

一连本应不是“连续八年‘四好’不沾边”的?19675月一连和二、三连“入越轮战”。这时一、二连都没有评上过“四好连队”,唯独三连是连续多年的“四好连队”,所以将让人放心的三连部署到离安沛防区30多公里外的孙寨、寨忽的小防区,由于没有战机(未有开过灯照中美机),还出了三件事:下站送菜的汽车过越南小火车的轨道“死火”,致使越南的小火车撞上了中国的汽车;一个战士从红河河堤上跳下越南的竹篾编织的小艇,两脚踩出了两个大窟窿,哗哗地进水;一个战士想赶走越南的水牛,顺手捡起一段木柴朝牛扔去,很巧就打在牛的鼻梁上,牛在地上蹬了几下脚就死了。这样三连的1967年“四好连队”也就拜拜!好事没人传,丑事传遍整个防区。

这年,一、二连该双双评上“四好连队”的。二连首战告捷(214站首灯照中美机被击落)、231站开灯照中美机遭到导弹袭击成为“英雄灯站”,二连成为“英雄连队”,被评为“四好连队”,摔掉了“连续六年‘四好’不沾边”的落后帽子!一连也照得不错,荣立集体三等功,111站荣立唯一的集体二等功。可是,也就在这年年末(四好总评前夕)出了个“二排长陈某某和越南民女搞男女关系”,他和驻地邻近的越南民女到了老远的芭蕉林里玩“中越亲热”,美机来袭警报不见了排长,他才从老远跑回来,随后越南民女慢条斯理地走了过来,一连“四好连队”也就再次泡汤!通过此事还揭发出指导员何某某拉上了本连的一帮湖南老乡的关系,连队的大事由这帮人说了算,甚至有说指导员迁就了湖南兵的陈排长;这帮人跟广东的连长危某某长期闹不团结,1969年危连长带着眼泪水复员回家,何指导员到上海后团里安排他出去支左。任何单位都有“本位主义”,灯四团对干部的去、留?也是本着“唯我所需”和“唯我所用”的。我调到一连是该连指导员牛某某(60年河南新蔡兵)被调往543部队,由我接替他的。

调我到一连当指导员,见到的多是原二连的干部:连长朱国玉是原二连副连长、副连长高金平是原231站站长、一排长邹甲生是原213站站长、二排长刘运珍是原231站副站长、三排长薛雨宏是原222站站长,加上我调到一连,流传着“二连接管了一连”的说法。之所以佟团长和余政委在调我到一连之前的谈话,说到了一连“连续八年‘四好’不沾边”,主要是领导班子闹不团结。1969年首批连排干部复员,就此对一连进行了大换血。

“孙某某耍流氓”事件,是111站副站长向我报告的。他说有一天下午集合准备检查兵器,全站人员列队时,有两个小姑娘在队列前指手划脚,说着上海话,不知他俩说谁?说啥?裴副站长等队伍去了阵地,就问这两个小姑娘什么事?其中有一个指过的二号手孙某某的说他对她耍流氓。我当时就问裴副站长你有没有找孙某某谈过?他说找了,他不肯认。我批评裴副站长,近在我跟前,一天三顿饭都能见上面,这样的事竟然不及时报告?在未有弄清情况就急着与本人接触,出了事你负得起责任吗?当时111站站长住了455医院,由这位副站长负责,他知道自己是个选干苗子,怕孙某某出事对他有影响。.我要他不要再与孙某某谈此事,注意掌握他的思想动向,发现问题及时报告。

我对于这件事也很紧张:涉及到部队声誉,涉及到“四好连队”。

我们一连部驻地在上海市川沙县新江公社虹桥大队(小湾)的一座旧式老祠堂,一排部和111站跟连部在一起。得知此事,我立即找到大队妇女主任报告了发生的情况,要她找到张某某小姑娘的小湾小学班主任一齐找她谈话详细了解清楚情况,我先不出面,然后再行分析对证。地方的事,由你们做工作,不要扩散;部队的事,由我们做工作。最后如何处理要碰头统一认识,部队的态度本着实事求是进行处理。

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是张某某小姑娘产生的误会:这天部队放假,孙某某(66年安徽宣城兵)回家探亲(结婚)归队不久,他给爱人写信,不慎钢笔跌落地,笔尖碰弯了,他到阵地的探照灯工具箱取尖嘴钳修笔尖。这时,张某某小姑娘在灯阵地上放羊,她见孙某某胸前佩戴着一枚有机玻璃做的很漂亮的“毛主席像章”,她想要,走到孙某某跟前说,孙某某不但不给还很不耐烦,没再理她。他听到开晚饭的钟响,准备回连部吃饭,这时他在阵地小解,没有注意周围有没有人?这个小姑娘仍在阵地上,他解开裤扣就地小解,被小姑娘看到了,她误认为孙某某对她耍流氓?找上同班同学到驻地告状。这个小姑娘当时12岁,是小湾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家住小湾的一条街上,她家养的两只小白羊经常在灯阵地上放养(吃阵地外围的草)。我向大队妇女主任汇报了发生的情况,要她找到这个小姑娘的班主任一齐找这个小姑娘详细了解清楚情况。我找了孙某某谈话,他将详细经过讲述了,说她向我要像章,我说了不给,她就走开了,我没再留意她。两个小姑娘站在队列前面指手划脚,因为我不认识她俩,也就没有在意她说什么?妇女主任和班主任肯定了我们这个战士没有对小姑娘动手动脚,说耍流氓是这个小姑娘看到这个战士小解而产生的误会?我们得到了统一的认识,由她俩再对这个小姑娘进行化解误会的教育。

这年“四好总评”我有了“活学活用”的讲用事例,团工作组和营教导员骆桂华都听到了我的“调查研究 实事求是”讲用。一连终于被评上了“四好连队”。本来我可以以行动承诺团长、政委要我创造出个“四好连队”将一连连续八年“四好”不沾边的落后帽子摔掉!但因1970年不再授予“四好”、“五好”称号,1971年出现了“林彪事件”,部队“创四好、争五好”就此进入了历史博物馆。

还有一件事是1971年初老兵退伍,从雷达团调到我营跟随“入越轮战”的64年上海金山县兵沈某某,他说过“不忠”的话,没能提干,年初安排复员。我们召集退伍老兵向党支部提意见,他说“现在连队有小偷,党支部要注意抓小偷。”我觉得他说话挖苦,似有点向党进攻?事情就这么巧!当天晚上,二排长刘运珍打电话报告,说沈某某的手提袋被人拉开了,链条都被拉坏了。我问他有没有丢失钱物,他说没有。我就怀疑沈某某故意搞的假象,用来报复党支部?他复员离队我到上海十六铺码头欢送,他还向我提到此事,要我最好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件事我没认真当回事。可是,副指导员和二排长却背着我当真了,他俩在二排部找了几个相关人员办起了“学习班”。这时,正好是“批陈整风”,我和连长都到了团部参加“学习班”。副指导员和二排长非得要抓出个小偷给大家看看,“学习班”由“自我讲用”进入到“互相揭批”。后来出现了情绪对立,二排长打电话到团部,要我叫王副连长去帮助解难。我叫副连长去了解一下情况,他坚决不肯去,说谁惹出的矛盾谁自己化解,他也很反感副指导员和二排长的过激做法。

过了一段时间,此事似乎消沉了。其实激发了的矛盾依然存在,甚至会有爆发?有一天,二排长午休时从二排部(川沙县顾路)来到连部,将我叫醒要我到二排部,说121站五号手刘某某在黑板上写了一条标语:打倒中国赫鲁晓夫!我说这有什么呢?前些年满街满巷都是!他说刘某某将矛头对准了他。其实,他们办“学习班”将矛头对准了刘某某。我不肯跟他去二排部,他说你不去我就不走,二排部出了事怎么办?

我到了二排部,我没找刘某某谈话,反而是刘某某要找我谈话,说副指导员和排长含沙射影怀疑我拉开沈某某的手提袋,由于紧张还将手提袋的链条拉坏了。他反复向我声明他没做这件事。还要我带他回连部那怕是养猪,也不想跟排长这种小人混下去。我劝解了他,要他不要再将矛盾激化,要他亲手将黑板上写的这条标语擦掉。

当天晚上,我将排长、站长、副站长、电话班长、党小组长叫到指挥室,向他们提出了几个问题,要他们一一给我回答。其中,最尖锐的是谁授权搞互相揭批?以什么理由暗指是刘某某所为?此事有两个疑点:其一,个人物品都是集中在储藏室存放,只有炊事员有钥匙开门,也有没有及时锁门的可能?其二,不能排除沈某某自己所为?故意拉坏链条造成假像?这件事被我强行制止了,将刘某某调去123站当备用号手。

1972年此事的真相终于大白!部队到了苏州施工,有一天二排五班(123站)罗汉成收工回来说他的一件绿色的毛线衣叠放在枕头下不见了?我叫王副连长到二排以“清装”为名检查个人物品,看能否找到丢失的毛线衣?他回来说没有结果。随即有一位战士报告说储藏室里还有一堆手提袋是回去探家的人没有打开检查,我叫王副连长再去,这下从一个手提袋里找到了丢失的毛线衣。王副连长说手提袋里还有军用雨衣和水壶,这个手提代是周某的。我找了一间小房子,叫王副连长将周某带到小房子,三个人谈话,他供认了丢失的毛线衣是他拿了收藏在自己手提袋里,其它雨衣和水壶是他拿了别人的收藏起来的。周某是这天部队上机场跑道施工他被安排在宿舍留守,结果他监守自盗。在问到还有什么必须交待的,他供认了拉坏了沈某某的手提袋。这天连集中召开军人大会欢送退伍老兵,中途121站打电话到连部说雷达技师修好了雷达要人发电检查兵器,周某是121站四号(油机手)被叫了回去发电,他见炊事员开了储藏室门取米煮午饭,认为老兵退伍领了复员费,手提袋里有钱,产生了邪念,由于心慌手提袋一下就被拉坏了,他怕炊事员进来看到,就退了出来,没再翻动手提袋。

说明了沈某某没有谎报情况,是我的主观错误推断?但话又说回来,怀疑刘某某所为是毫无根据的。当晚全连集中召开军人大会责成周某检讨,刘某某激动地发言诉说他被无辜怀疑的感受!

我当了十二年空军探照灯兵,酸甜苦辣都让我尝到了。部队到苏州参加修建光福机场的施工,我看到空军探照灯兵这个小兵种将要走到尽头?我也不安心继续服役,毅然决定退伍回家。我是197310月离队的,19744月刚好半年空军探照灯兵就撤销了,部队也解散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