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入越轮战”的见习、先遣、留守  

2013-04-24 09:4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援越抗美”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我党、我国、我军的一件大事。“入越轮战”是“援越抗美”的一项具体的军事行动。当年,我所在的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一营是第四批“入越轮战”部队,是首批驻防“安沛防区”的探照灯部队。我们从196752817时(北京时间)进入越南,至19681217时(河内时间)撤离越南,历时近八个月。我觉得我是增长了见识和经受了考验的。我在这个“探照灯兵”的博客一共发表了36篇《“入越轮战”回忆录》,上传了200多张相片和10首歌曲,比较完整地展现了“入越轮战”的大致情况,对于回顾这段光辉历史会有帮助。

1见习

俗话说“预则立,不预则废。”从“不打无准备之仗”的要求,“入越轮战”部队在入越之前都派遣了“见习人员”入越见习。大概在196610月左右,灯四团的团首长应当知道将要接受“入越轮战”的任务。

当时我们灯二连驻防广东遂溪县,执行“保卫遂溪机场”的要地防空作战任务。11月就听说连长徐燕俊被派往越南见习。据徐连长说当时灯四团派出副政委李毅生、宣传股副股长翟锁辰、二连连长徐燕俊、三连指导员刘佳文前往越南见习。他们到了谅山-化的“东线防区”,当时是灯二团三营配合中国后勤部队第31支队在该地执行“要地防空”作战任务。

由于将要从平时(和平环境)转入战时(战争状态)、国内转入国外,通过见习了解情况尤为重要。灯二团三营是空军探照灯部队首批于196610月入越。灯四团到灯二团三营见习时,他们才入越一个多月。但是毕竟是现成的“样板”,通过相互交谈和实地观察能够了解到方方面面的情况。

19671月初徐连长归队。29日春节过后,我们连就接到“撤出遂溪机场,返回广州集结”的通知。2月底我们连回到广州结集在广东省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318日正式下达了一营“入越轮战”的命令。全营经过集结、政治教育、临战准备,45日开赴云南蒙自。经过全支队集结再教育和换装,526日全营开赴越南安沛。

2先遣

就在51日部队仍在云南蒙自集结期间,支队(师)和各大队(团)、中队(营)都派出了“先遣组”提前入越。我们灯一营营长和三个连的连长以及作战、通讯参谋和营、连、排所有的电话班班长都参加“先遣组”提前入越。他们负责选择和确定阵地位置,通讯参谋和电话班长负责架设有线电通讯线路。营、连的指挥排长没有参加“先遣组”提前入越。

3留守

留守,既指“居留下来看管”;又指“军队进发时,留驻部分人员以为守备。”也指“部队、机关等撤离时部分人员在原驻地担任守卫、联系的工作。”

我们营“入越轮战”撤离广州之前,进行了人员政治审查,涉及家庭有政历问题的不准参加“入越轮战”,被留在广州的“留守处”作为留守人员。当时对个人的物品进行了清装,多余的物品留在“留守处”统一保管。撤离蒙自之前,在云南蒙自也设置了“留守处”,以某些理由坚决不愿随队“入越轮战”的被留在“留守处”作为留守人员,待后处理。部队换装留下的物品留在“留守处”统一保管。

在蒙自集结的后期接到通知:入越后连不设指挥室,由营直接指挥到灯排,连部只留留守人员,其他的报话员和标图员以及多余的电话员全都加强到灯排。我确定了留下一名报话员和一名标图员与我在连部留守,其余的报话班长、标图班长以及报话员(包括其他部队跟随入越见习的)、标图员都分配到了灯排,归属各个排部的电话班。这些人都分别乘坐各个雷达探照灯站的油机车开赴越南安沛防区。我带指挥排的运输车只是乘坐一名报话员、一名标图员和三名电话员(电话班长已经参加“先遣组”提前入越)。

529日凌晨全营抵达朗达路口,被“先遣组”带入了各自的阵地。连长和指挥排电话班长领着我和司务长带的两辆解放A10型运输车来到安沛省福安乡的“葵树林”,连部和指挥排就安置在这里。

连部有副连长、司务长、雷达技师、医生、文书、给养员、汽车修理工,以及司机班和炊事班,加上指挥排7人,总共19人。

这些人员最繁忙的是司务长、给养员和司机班,他们每隔两天回云南麻栗坡采购全连的主、副食品,还要将食品再分发到各个灯排、灯站,这种情况在国内时是没有的。我和留守的报话员、标图员算最清闲,没有具体任务?除了学习《毛主席语录》就是吃饭、睡觉,遇到空袭警报就钻防空洞。

“入越轮战”的探照灯连由于不设指挥室,连长和副连长也没有指挥任务。连干部(包括带职见习的),除了留守的,其余5 人都到了排部甚至灯站。连长在二排(221站),指导员在三排(231站),李副连长在一排(211站),李副指导员开始在214站、不久就在234站,带职见习的陈副指导员在233站。他们从开始一直呆到撤离安沛回国。

“入越轮战”除了后勤供给、兵器维修、通讯线路维护、医务人员有条件外出。其他人员由于很少集中开会,也不必出外购买用品,除了个别人到阵地邻近砍伪装草,多数没有条件外出,“入越轮战”八个月绝大多数人员都是呆在驻地(阵地)上。

入越始初的几天我到过在俄馆桥的三排部(231站),见到都在挖交通壕和防空洞,相当辛苦!由于我们连部挨着中国工程部队第三支队,他们早就挖有交通壕和防空洞,我们就地利用,也就免除了这般劳苦差役,体会不到挖交通壕和防空洞的辛苦。我亲眼目睹了俄馆桥四周被炸的景象,对美机轰炸越南的惨况有了深刻的记忆。

入越初期,由于安沛地区的天气不好,又未能掌握美机的活动规律?高炮部队已经捷报频传,探照灯部队连美机的毛都没有摸着。连长心急如焚,要我带上报话员和电话员夜间到防区北面守听美机暴音,在调频电台上直接用明语向灯排指示目标。我在外出执行任务期间,623日晚连部遭到了美机的空袭,造成了一死一伤的非战减员,连长中断了我外出执行任务,要我呆在连部管好非战人员的防空。

连部遭到美机袭击之后,连长将朱副连长、医生和留守的报话员、标图员安排到了灯排,减少了在连部的留守人员。在连部作为指挥排人员就剩下了我和两个电话员。719日晚夜战探照灯首次开灯照中了两架美机,被高炮击落、击伤各一架。激动人心的夜战,我却呆在防空洞里一无所见。720日到二排部(221站)参加战后讲评,我只能当“听长”听别人在讲夜战的故事,我的心情非常纳闷!

7月底,连长将原先放置在安沛市区北面的223站转移到了红河西岸安良乡的医干,归属一排指挥。这样,一排电话班担负维护保养的有线电通讯线路是最长的。营部通往二连一排的线路从安沛市区东侧跨过红河,自文振、至欧楼有15公里。一排部通往中国后勤第23分部侧边的212站也有3公里。一排部通往外楼的213站和再通往诺玛的214站有7公里。一排部通往安良的医干223站有15公里。由此可见,一排电话班五名电话员保障40公里通讯线路的畅通,任务相当繁重。

8月底,连长将连部撤离“葵树林”,转移到了孙翠乡的一个原苏军废弃的地对空导弹基地,我们在这个基地的西南角搭建了两幢竹棚。在孙翠乡放置有164支队的雷达一站(环视雷达)。“8·14夜战”231站受到“响尾蛇导弹”攻击之后,从国内调911站入越也是放置在孙翠乡。这里临近红河,是通往红河对岸的欧楼乡的“渡口”(详见下图):

 

“入越轮战”的见习、先遣、留守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欧楼乡-越南安沛省文振县的一个乡。它位于红河西岸13号(现为37号)公路北侧(详见下图):

 

“入越轮战”的见习、先遣、留守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上图是当今的越南安沛地图,左下角标有“Au Lau”是欧楼乡所在的位置。当年13号(现为37号)公路环绕安沛市区南面(红河北岸)至西北角,然后通过中国工程部队在红河河面上架设的“浮桥”过到对岸的“诺玛”连接13号公路的。战后在红河河面上架设了“安沛大桥”,原先的“浮桥”也就不存在了,这段公路应当是被弃置了。

现在在37号公路旁竖立有一个“路标”(详见下图):

 

“入越轮战”的见习、先遣、留守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路标”的前方指示通往 “义路”,右下方指示通往“欧楼”,左下方指示通往“安沛桥”。

从诺玛(当年架设的“浮桥”西端)沿13号公路走六公里,在路的北侧有一条小路(支路),这条小路就是通往当年一排部(211站)的驻地(详见下图):

 

“入越轮战”的见习、先遣、留守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越南的一个乡地盘不算小,但人口很少。欧楼所在位置(三岔路口)的西北角挨在路边有五户人家。在西南靠在13号公路南侧、外劳河北侧有三户人家。在211站的西南和西面各有三、五户人家。总的来说,居民少、居住稀散。

在这条支路的路口是一个斜坡,雨后解放A10型汽车在这里爬坡会出现打滑。上坡之后缓缓下坡就是一片开阔地,一排部(211站)就隐蔽在这条支路西侧的一片竹林里(详见下图):

 

“入越轮战”的见习、先遣、留守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在这片开阔地西边百米远才是山地,这条支路一直通往164支队的另一个环视雷达站(隐蔽在竹林中)。

在安沛防区,一连的阵地我没有去过,在二连仅有一排部(211站)具有这样的地物,在安沛机场东南的二排(221站)和在俄馆桥东北的三排(231站)都没有这样的地物利用。而跟踪灯站还有213223232的三个灯站也具有竹林的地物利用条件。

据说越南有竹林面积100万公顷,占全国森林面积3.6-4%。从13号公路通往安良乡的医干(223站所在地)的小公路两侧都是成片的竹林,这在安沛防区很少见到。一排部(211站)阵地的竹林都是杆竹,细而长,竹壁薄,不能用作搭建竹棚的支撑,只好到山上砍伐茅竹。

一排部的指挥室是下挖的防御工事,探照灯放置在竹林西面的边沿,油机、汽车、宿舍和厨房都隐蔽在竹林中,不必伪装。

居住在竹林里最大特点是环境幽静、暑天清凉,俗话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连接一排部(211站)这条支路的是一条小路,一直通至红河边上,对岸就是孙翠乡(连部所在地)。这里有一条竹蔑编织的小艇作为渡船往返红河两岸,我们往返连部和一排部就是乘坐这条小艇,它是由一位男的五、六十岁叫“龙咩”的老人划着的。经常有越南中年妇女乘坐这条小艇到红河西岸务农。越南人乘坐要付款,我们中国人没有越币,使用的“军用代金卷”不能流通,所以我们是免费乘坐。由于我往返比较频繁,久不久就到服务社买些香烟、火柴、香皂等物品送给划艇的越南老人,作为酬谢。有时我来到红河西岸,见到小艇停泊在对岸,就学着越南人大声呼喊“龙咩”,他听到叫就会从家里走出来将小艇划过来将我渡过河。

19671216日,团部电影组组长梁泽民来到一排部(211站),他给我拍摄了一张照片作为“入越轮战”留念(详见下图):

 

“入越轮战”的见习、先遣、留守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当时不准对着阵地和兵器拍照,也找不到好的景物作背景,只好就在探照灯阵地的东侧选取了越南人的一间低矮简陋的茅屋和几株桄榔树作为背景。

这张照片是我生日的第二天(25周岁)时拍照的。拍照的当日夜晚是164支队夜战取得辉煌胜利的一晚,灯一、二连连续照中三架敌机,全被高炮击落。

这张照片的背后远处是红河和岸边的另一个环视雷达站(由于较远未能显示出来)。

我到一排部(211站)落脚之后,经常两边走,有时回连部,有时到一排部。其中,1026日至1111日带队去越南西北(安沛防区西南)捡美机残骸离开了安沛防区半个月。返回之后,还是两边走。

1968117日,连长要我到安良乡的医干将223站提前一天撤出阵地,带到孙热乡的营部等待结集回国。118日我从孙热回到孙翠乡的连部。119日就在孙翠乡带指挥排的运输车到孙热乡的营部结集,踏上了回国之路。

我“入越轮战”接近八个月,当时的“安沛防区”让我跑得差不多了(详见下图):

 

“入越轮战”的见习、先遣、留守 - 邓伟坚 - 探照灯兵

  

图上的公路名称是当今的,70号公路为原7号公路,37号公路为原13号公路,151号公路是从安沛通往孙寨,原先的编号不详?

三县,是指图上显示的安平县(东)、文振县(南)、镇安县(北),其余的是十一乡

安平左下的三岔路口是朗达路口(“友谊山”烈士陵园所在地)。我们是最先来到在这里由“先遣组”带入阵地的。我到过这里参加拜祭烈士。还有一次夜晚在欧楼乡帮助越南民众出车运送稻谷到安平,我带车到过。安平的孟山是164支队(后勤3中队)和野战医院所在地。164支队雷达二站也在东面的附近。

福安的“葵树林”是我们进入阵地时连部所在地,623日晚在这里遭到了美机的袭击,指挥排电话班长田应德牺牲、连部司机班司机陈国本负伤。

孙热是中国工程部3支队部和中国后勤部队164支队部和4中队部所在地,我到过这里开会和结集回国。

巡馆我是乘车经过的,这里是灯一连的连部(131站)和164支队战地包扎所的所在地,“8·14夜战”楚淑初参谋负伤之后被运送到这里进行抢救,因抢救无效在这里牺牲的。

安沛我是乘车经过,从未进入过这个废墟。

文振是营部通往一排部的有线电通讯线路从安沛东侧跨过红河,经过文振和外楼到欧楼,我和一排电话班到过这里检修过通讯线路。

外楼除了检修营部通讯线路经过,是213站所在地检修通讯线路到过该站,“9·15江胜才溺亡”后李副连长和我带上电话员到此住下守候浮尸。

诺玛是“浮桥”的西岸,是214站所在地,我独自从欧楼步行到过此地,最后一次是从外楼步行到此乘坐小艇过河到营部开会。

欧楼是一排部(211站)所在地,我在这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孙翠是后期的二连部,这时我是孙翠、欧楼两边走。

俄馆是入越之初我下的第一个点(三排部和231站),是前期我经常到的排部和灯站。“8·14夜战”231站受到“响尾蛇导弹”攻击之后,我在这里负责处理善后事宜,住了半个多月,直至三排长和231站长回来我才离开回连部。

镇安234站所在地,我到过这个灯站,在山脚的竹林下防空暂避时见到法越混血儿少女。

孙坑15军高炮56团团部所在地,我步行往个董经过。

个董232站所在地,入越初期我外出执行“守听美机暴声、指示目标”任务就是来到防区最北的个董一带的山上。“8·14夜战”我在232站目睹了整个作战过程。

安良223站所在地,跟随电话员维护通讯线路到过,最后是我到该站带领他们撤出阵地到营部集结。

综上所述,“入越轮战”探照灯连撤销了指挥室,指挥排的多数人员加强到了灯排,我无疑中是被架空了!名义上,我是留守在连部,但我又不愿总呆在连部。连里不管我,从来没听说有问我到了哪里?由于一排有线电通讯线路长,我多数时间呆在一排部,可以跟电话员出外走走。李副连长在一排部他从来没说我老呆在一排?所以我的行动是自由自在的。其实,我“入越轮战”八个月,确切地说我是个备份干部,连长、指导员遇到有事会想起我来,安排我去做。我也严格管好自己,交给我的任务我还是想方设法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