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入越轮战”回忆的拾遗  

2011-11-18 11:2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参加“入越轮战”在越南安沛渡过了终生难忘的八个月,虽然逗留短暂和消逝久远,但是记忆难忘。故此,我撰写了二十多篇“回忆录”。

我在“援越抗美战争纪念馆”网站发表了多篇“回忆录”之后,该站就给我开设了一个“专栏”。“援越抗美纪念馆”这个网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参战老兵交流平台,由于叶某的一篇“大胆的文章”攻击了某人,结果被查封,逼不得以我才开通了“探照灯兵”的博客。我在“援越抗美纪念馆”这个网站发表的“回忆录”,在“评论”栏目却留下了这样的评语:“入越才八个月就写了这么多的文章,我入越五、六年不知该写多少?”这个人匿名,估计是入越的工程部队的。他有无发表“回忆录”?以及他所写的是什么意思?我不清楚。不过,我觉得他有点怪?似乎我写这些“回忆录”妨碍了他什么的?甭说我瞧不起他,从他所写下的话语我觉得他没有多少的见识?

我能写出这些“回忆录”,除了我有这方面的兴趣和具有基本的书写能力,主要是我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入越轮战”探照灯部队以营为单位布防,营直接指挥到排,撤销了连指挥室,我这个指挥排长不担负战备任务,能够到处走动。原164支队60 大队三连的一位福州的战友说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安沛通”。那么,灯一、三连的指挥排长也不担负战备任务,也能到处走动,如果他俩没写出这么多的“回忆录”?这就要讲究个人的主观因素了!看过我的文章会觉得我这个人很认真(细心),记忆力好。这些是我能写出这些“回忆录”的必备因素。

我所写的“回忆录”主要是反映空军探照灯兵“入越轮战”的,局限于19675月至19681月这一时段的“安沛防区”。空军探照灯兵是个小兵种,在对空作战是给高射炮兵当配角的。我之所以要上网发表“回忆录”?是网上很少谈论探照灯兵,这才激发了我的这个心思!其实,我在越南期间就很注意积累资料,回国后陆续整理了一些资料,在二十年前这些“回忆录”已经成型,并非是近年才想出来的,我所写的符合历史事实,经得起推敲和验证。

如果我没有“得天独厚”的这个条件,八个月始终困守在一个点上,绝对写不出这些“回忆录”?有不少战友对我说他至今还不知道“友谊山”在哪?这不是笑话!“入越就上山、下山就回国”成为绝大多数参战人员的事实!他们除了打仗就是值班(站岗)、吃饭、睡觉,有线电员、医务和修理人员有条件外出但受活动范围的限制,其他人员只有到阵地邻近砍蜈蚣草给兵器伪装,离开阵地稍远就成了不可能!加上越文不懂、越语不通,很多参战人员连驻地名称都说不出来?

近几天,再回忆了44年前的一些似明非明的往事,通过电话与战友联系,有些得到了纠正、充实,作为“拾遗”补充于下:

1. 驻防部队进出红河对岸

对于驻防红河对岸的部队是怎么进出阵地?40多年来我未有完全弄清楚?还是近几天作为一个专门的话题通过电话了解才真正弄明白。

在发表的“回忆录”有说过灯二连一排驻防红河对岸的安沛省文振县欧楼乡的进入阵地和日常往返红河两岸的情况。那么,灯一连二排驻防安沛省文振县是怎么进出阵地和日常往返红河两岸?就一直没有弄清楚。其实,他们也是通过浮桥进出阵地的。

当年红河的安沛河段只是架设了一条浮桥,就是安沛-诺玛的浮桥。这条浮桥是连接越南13号公路的。这条13号公路从友谊关经过太原、宣光、安沛、巴溪、芽富到安州(黑水河,即沱江的南岸);在宣光接另一公路通往河内,在朗达接7号公路通往班菲(班菲接2号公路通往老街),在安沛接151号公路通往孙寨,在巴溪接原11号公路通往义路、秀丽,在芽富接43号公路通往万安、木州,在安州接6号公路东南通往木州、西北通往巡教。由此可见,13号公路是越南西北地区的重要交通干线,那么安沛-诺玛浮桥也就显得尤为重要。在安沛的红河河段的河面上没有架设永久性桥梁(现在的“安沛大桥”是战后修建的),人、车往返红河两岸都是靠小艇、轮渡。越南“抗美救国”战争期间,中国工程部队在安沛的红河河段的河面上架设了浮桥。这条浮桥是架设在轮渡渡口的。安沛(红河东岸,安沛市区的西北角)这边与151号公路(安沛至孙寨)连接,渡口在红河边上,是一个自南向北顺着河岸而下稍陡的斜坡。1967529日天亮后,我们才刚进到福安乡葵树林(灯二连部)还不到两小时,连长徐燕俊就要我叫司机班长曾文炳开一辆解放CA-10型运输车去红河浮桥,看一排的五辆车是否通过了浮桥?他说7点半钟空袭时间一到浮桥就要拆除,如果一排还有车未能通过浮桥就要我带他们到葵树林,等下午4点半钟浮桥接通再过。其实我和曾文炳都不知道浮桥在哪?进入阵地时正是拂晓时分天还没有全亮,从安沛到葵树林一路上没有见到浮桥?徐连长是“先遣组”的他提前了二十多天进入越南,在场的电话班长田应德也是“先遣组”的,不知徐连长是怎么想的?不叫田应德去?而要我去?徐连长说沿着刚才来的路走,快到安沛就能看到红河的浮桥。我没说什么,和曾文炳就从葵树林去浮桥。过了安沛机场南端踏上151号公路见到横在眼前的红河,再走不远就见到了浮桥,我叫曾文炳将车停在路旁,我俩下了车站在河岸上。这时,我见到公路对面有一个越南青年妇女站在屋檐下拿着一个搪瓷口盅在刷牙,我觉得很奇怪?怎么越南人也象中国人一样地刷牙?我头脑就这么闪了一下,没将这一感觉说出口。其实我很傻!以为越南什么都和中国不一样?后来才发觉越南有很多情况和中国是一样的,只是文字、语言、货币不一样,更多的和广东、广西一模一样。我和曾文炳站在河岸上看着一排的五辆车通过了浮桥上到了红河对岸,就回到葵树林向徐连长报告了情况。浮桥是木结构的,是一个个方型的木船般连接起来,上面铺上板块。我在越南安沛八个月带车通过浮桥共有七次(捡残骸来回四次、帮越南人从欧楼乡运稻谷去安平乡来回两次、带223站撤出阵地到孙热乡集结一次)。红河自北向南流淌,到了孙翠乡(在红河东岸)是一个左拐的弯道,接着到了诺玛乡(在红河西岸)是一个右拐的弯道,浮桥就在诺玛乡的弯道南面。在诺玛乡的红河岸边上有一个贮木场,在这里堆放着一大堆放置不规则的大木头(树杆),在安沛机场中段和南段的高炮阵地上应该远远就能望见这一地物标志。214站(7.19夜战首灯照中美机的)就放置在这个贮木场的西南角。浮桥在诺玛乡的这边有一片很开阔的河岸沙滩。沙滩的渡口连接处是13号公路口,在这个公路口的两边各有一堆竹林。公路口的南面是诺玛乡的民房,214站就放置在公路口的北面。

驻防越南安沛防区的防空部队,被红河分成了两部分,绝大多数布防在红河的东岸和北岸,而在红河的西岸和南岸是小部分。那么,驻防部队是怎么进入红河对岸的阵地的?主要是通过安沛-诺玛的这条浮桥。其次,才是通过机动的轮渡,这个轮渡的渡口挨着浮桥。驻防红河对岸文振的部队过了浮桥还要沿着13号公路走十多、二十公里,过了中国后勤23分部之后从13号公路北面的小路向东北拐回到文振(安沛对面的红河南岸)。在诺玛乡的南面有一条外劳河(江胜才烈士因抢修通讯线路溺亡的这条河),由于外劳河没有架设桥梁,必须走到外劳河的上游,兜了三十公里很大的一个圈。4 中队(灯一营)81分队(灯一连)二排的121122123124的四个灯站都驻防在文振。回国后调我到灯一连当指导员,灯一连的医助马向坤原是沙堤机场的,跟随灯一营“入越轮战”见习,在灯一连当卫生员,他一直在文振的二排部(121站)。他说他们进入和撤出阵地都是通过浮桥的。他说二排部(121站)离红河南岸很近,要过红河对岸都是乘坐一个越南老人划的小艇。他还说邻近就有高炮部队,曾经遭受袭击,炸死了几个人,他还参加了抢救。原164支队60大队一连指导员孟凡俊战友从安徽合肥寄给我的《缅怀之旅》影碟就有拍摄轮渡当年164支队的高炮过红河的景象。驻防欧楼乡的灯二连一排部(211站)撤出时,牵引的雷达车和牵引的油机车都是通过轮渡渡过红河的。我认为机动轮渡只是应付“部队换防”出现过河的繁忙,以及浮桥一旦被炸断或因车辆驾驶不慎造成浮桥损坏时应急之用。这艘轮渡不用时只能驶入浮桥南面的外劳河河口处隐蔽,使用才驶到浮桥旁边。

2. 部队很少集中开会

我们在越南安沛听说铁道兵有因集中开会遭到美机的空袭,伤亡惨重。40多年来,此事一直停留在传说,我还以为是发生在安沛地区。去年通过原1支队(铁道兵)的张金春战友才弄清了确有此事。不过,详细情况他还是说不清楚?据说是1支队1大队的某连(驻防安沛西北三、四十公里的“滇越铁路”的孙寨-寨忽-保河沿线某地),而且两次遭到美机的空袭。现据老街省保河县保河乡朗禄烈士陵园安葬有1支队1大队17名烈士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这两次空袭牺牲的。这种“非战减员”是令人伤心惨目的!有说是越南特务指挥美机轰炸,不过真实情况至今仍然是个谜?

“入越轮战”八个月,基本上没有进行过连、排集中召开军人大会。较为人多集中的应该是入越不久164支队组织到“友谊山”悼念烈士;将要回国前4中队组织到“友谊山”悼念烈士。我记得算是灯二连的连集中有过两次,一次是1967624日在福安乡葵树林(灯二连部)召开悼念田应德烈士的追悼会,到会的是一营部、二连部和二、三排部分人员,大概有四、五十人。此后,朱柱登、楚淑初、江胜才牺牲都没有召开过追悼会。另一次是1967720日在灯二连二排部(安沛机场东南)召开“7.19夜战”讲评会,这是“入越轮战”两个多月来首次(也是灯四团组建以来首次)照中敌机且被高炮击落,主要是灯二连班站长以上人员参加,大概有三、四十人。之后,再没有召开过战后讲评会。还有两次是灯二连的全体干部会,一次是1967年上半年的“四好初评”在福安乡葵树林召开支委扩大会(干部交心),另一次1967年“四好总评”在孙翠乡的苏军弃置的导弹基地召开支委扩大会(干部交心)。由于人员集中开会很难解决防空问题,一旦空袭警报没有这么多的防空洞隐蔽,若然美机轰炸必然是“一窝端”。所以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凡是集中开会首先要考虑好防空问题?连、排长绝对不敢轻易集中人员开会。没有集中开会,绝大多数人员就没有外出的机会,还是回到那句话:“入越就上山,下山就回国。”

3. 连长不实行作战指挥

“入越轮战”撤销了连指挥室,连长不对作战实行指挥。灯一连连长危必安在一排部(111站)位于安沛市区的西北角设置有一个临空了望台。灯二连连长徐燕俊在二排部(221站)位于安沛机场东南角设置有一个临空了望台。了望台配置有电话、电台和标图板,以及标图员和报话员。他们吃住都在这个排部,部队进入一等战备他们就来到临空了望台,只能看到谁先开灯?谁先照中?指挥程序则是:营长→排长→站长,没有连长的事。不过,连干部都是各自呆在一个点上,他们没有条件象我这样到处走动。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