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入越轮战”的远方观察哨  

2011-01-06 09:2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越轮战”期间,我在82分队(灯二连)部经常收到4中队(灯一营)下发的164支队1、2中队(高炮64师司令部和政治部)编印的《捷报》。我对《捷报》报导的战果有所疑惑不解?入侵安沛防区的美机遭到打击,除了空中爆炸之外,都是从各个方向逃离。被击落的,多是在防区以外十多、甚至几十公里处坠毁;被击伤的,都是带伤飞回泰国的美军空军基地。《捷报》对于这些情况是怎么证实的?我未能解开这个疑惑不解之谜?到了“入越轮战”的后期,我带领“捡残骸组”到越南西北捡美机残骸,接触到了远方观察哨所,才真正解开了我这个疑惑不解之谜!

1967年10月24日徐燕俊连长对我说“营里要你带一个‘捡残骸组’到安沛西南寻找美机残骸,用来制作‘纪念品’”。我在本连挑选了八名战士,集中在连部举办了学习班,明确了寻找残骸的方向、路线和注意事项。营里配给汽车驾驶员朱雄英和越语翻译XXX(我们都已经记不得他的姓名,他是河南人,说是昆明军区的陆军,入伍后经过两年越语培训被派到灯一营入越见习的)以及一辆嘎斯-51型运输车。10月26日我们十一个人带上轻武器,以及备份的油料、必要的厨具和充足的食品向着义路、山萝方向进发。

10月28日我们来到13号公路(现称37号公路)与中国援建的11号公路交汇处的巴溪。这里是中国工程部队第5支队在修筑巴溪通往平卢的公路。10月29日我们在班东茶场山坡上见到“8.14夜战”攻击231站的F-4C美机坠毁的痕迹,茶场职工将捡到的这架美机的尾部垂直翼送给了我们。

之后,我们到了巴溪通往安州的公路上的“芦苞山口”一带。10月30日由于油料不足,只好返回5支队加油,当晚住在5 支队招待所,还看了一场电影。10月31日吃过早餐之后,完全没有想到的“壮观的景象”呈现了!

我们刚出发,5支队设在山上的电动“空袭警报器”拉响了,我们只好将车停在公路边,站在路旁观察情况,只见一批两架F-105型轰炸机向5支队空袭投弹,顿时5支队部署在山上的高射机枪开火了。随后的一批两架F-105型轰炸机再向5支队空袭投弹,高射机枪接连向它开火。当即有一架F-105型轰炸机中弹着火冒出黑烟,然后向着西南方向的琨山逃去,突然见它弹出一个红色的降落伞徐徐往下降。

我打开地图一看美机飞去的方向是琨山西南紧挨着的大科理山,图上标示的都是密密麻麻的等高线,大科理山海拔3700多米。我当即决定通过“芦苞山口”向扶晏县进发,包抄到大科理山的背后,看看美机有无可能坠落在这一带?中午驱车来到扶晏县东北,公路两侧是一大片开阔地种满已经抽穗的金黄色的稻谷。这时另一更为“壮观的景象”呈现了!

我们将车停在公路边,下了车在观望。只见一架EB-66型美机领着四架直升机向着大科理山方向飞去,在它们的上面还有多批次的两架、两架一前一后的F-105型美机掠过。这时,听到对面山上有高射机枪向这些美机射击,不一会听到山脚下有炸弹爆炸的巨响和见到升起的烟云。我们都着慌了!害怕我们的人和车暴露了,害怕美机投弹或者扫射,我大声叫喊不要上车,快速向两端远处散开,靠在公路一侧的稻田崖壁进行隐蔽。

过了几分钟一切也就渐渐平静下来,再等了一会发现没有什么动静就上车来到刚才山上响起高射机枪的山脚下,安排了煮中午饭,我领着几个人上到山上。原来是164支队设在安沛防区西南方向的远方观察哨所。他们得知我们来自安沛防区非常高兴,又是端茶、又是送水,还有递烟的,非常热情接待。他们向我们介绍说刚才的这种热闹情景是美国佬收到跳伞的飞行员发出的求救信号,前来救援的。他们听说我们在开阔地看热闹,说我们太危险了,暴露是会吃亏的。我也问他们用高射机枪扫射怕不怕暴露?他们说周围都有浓密的植披就不怕,美国佬弄不清谁在打他?他们讲述了设立观察哨的任务,是向防区的支队部报告美机来袭;当接到防区通报美机逃离就注意监视它的动向,判断是否被击落或击伤?然后向防区的支队部报告。就这样,使我弄明白了观察哨所的任务和作用,也就解开了我对《捷报》通报的疑惑不解之谜!

我们讲述了5支队的高射机枪击中美机、飞行员跳伞的情况。他们不赞同我们进入深山大岭寻找美机残骸,说一旦遇到意外情况很难处置。

我们告辞了他们就下到山脚下,这时有战士对我说刚才他们去提水回来煮饭,见到先前爆炸过的炸弹坑。我怕有定时炸弹,当即叫撤离一公里才停车煮饭。

11月2日我们从芽富到扶晏,过了扶晏行驶在公路上,听到走在公路上见到一男一女的越南民众在路旁边走边说着粤语(俗称“白话”或“广州话”),我用粤语向他们问路,他俩一看就知道我们是中国军人,而且会讲粤语大概是广东或广西人。他俩说是华侨从海防疏散到扶晏,还说前面的班者村住有很多华侨,都是整家从海防疏散来的,祖籍有广东罗定和广西宁明的,在这里有教书、理发、修自行车,还有上山砍藤的。他俩要领我们到班者村,我们就让他俩上了车,带着我们来到班者村。一进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华侨都围拢上来。我们就在一家姓黄和一家姓龙的家里作客,他们从各家各户拿来蔬菜和鲜鱼,我们也将带上的食品拿出来,一齐动手煮了一顿晚饭,中国军人和侨居越南的华侨共进晚餐。饭后,三三两两屈膝谈心,从越南讲到中国、从中国又讲到越南,彼此增进了许多了解。

11月3日华侨派人带我们登上了海拔3700多米的大科理山。11月7日又派人带我们渡过黑水河(沱江),来到黑水河河边的山萝省芒根。这里是一个芒族山寨,离老挝王国的桑怒省芒喝只有30多公里。在一家芒族人家的大竹棚住了下来,终于在勒竹林和花椒树下找到一个美机扔下的450加仑的副油箱,我们高兴极啦!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返回到班者村,华侨对我们说“山上的观察哨所有人来说叫你们尽快返回安沛,说你们出来太久了,不知你们的去向?不过,观察哨所已经向部队说见到过你们,可能部队会放心一些。”

11月10日我们告辞了班者村的华侨踏上了返回安沛的归途。

我们捡到的美机残骸的铝质部件由二连231站三号手黄松波在营部制成了“纪念品”,全中队每个指战员分发到一架铝铸的“F-4C小飞机”。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