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入越轮战”所见所闻(七)  

2010-09-06 15:0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越轮战”期间,1967年10月26日至11月11日我带领“捡残骸组”在越南西北部,接触了苗、傣、芒族的少数民族以及从海防疏散到这里的华侨。

越南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有京、苗、岱依、瑶、傣、芒、侬、土等50 多个民族。京族是越南人口构成的主要部分,约占全国总人口39%。京族居住范围占全国三分之一,沿海平原和三角洲是京族的聚居地,也是人口密度较为密集的地方。少数民族多是居住在偏远的山区。

至于越南的芒族,我在其它文章已有提及甚至较为详细地讲述,本文不再重复。下面着重讲述我们遇到和接触的苗族和傣族的少数民族。

一、在苗族山寨

1967年10月28日中午,我们来到13号公路与11号公路交汇处的“巴溪”。在这个岔路口,往左是13号公路一直延伸到黑水南岸的安州。往右是11号公路,中国工程部队第5支队正在援建巴溪-平卢的路段。这条公路一直通往秀丽、义路、莱州;在莱州往西可以到老挝的康开,往东通过“谷柳大桥”可以回到老街,当年援助越南南方的物资就是从老街运往康开,再从康开通过“胡志明小道”运到越南南方。

我们右拐通过11号公路行驶了几公里来到“班东”的一条小溪边的一间被弃置的砖瓦小屋安顿下来。吃过午饭,司机等三人留下看守,其他人跟着我和翻译到东南方向的山上找美机残骸。这座山头设置有高大的竹栅围着,在竹栅的两侧斜放着一根大木杆锯成两爿,再将木心的一面砍成直角的一级一级的踏脚的步梯,人都得通过这两爿的步梯跨过栏栅。

进到栏栅里面是一条环绕在半山的小道,两侧长满已经成熟的旱稻,据说是刀耕火种无须田间管理,长出产量低但非常好吃的稻米。不一会,迎面走来一个越南的男的民众,他披头散发,腰佩砍刀,肩扛猎枪,令人看到有些害怕!不过,他见到我们都是荷枪实弹的军人,不知他的感觉怎么样?大家都是侧着身让路而过。

走了很长的一段山路来到一个村落,都是建在山顶上的木板作壁、茅草作顶的民房(没有高脚架起的“吊脚楼”)。在村中间有一座砖瓦结构的天主教堂,这是我在越南仅此所见的天主教堂。我们向一位坐在屋门口的老大爷询问了情况,他叫我们到村后那边看看。我一眼就见到他的屋梁上的主梁悬贴着一块红布,布上写着:“上梁大吉”的中国汉字,这是我第一次在越南见到的中国文字。翻译说这里是越南的苗族山寨。

按照这位老大爷的指点,我们来到村后,展示在眼前的是一大片红土台地,它的远端与蓝天连接,非常平坦一望无际,台地上除了红土,没有一丝植物。台地上很多裂缝,是流水切割而成的深谷。不知是它的荒芜?抑或是它的坦荡?给了我一种恐怖感!我不想多看它一眼,回想起来还有些恐惧!

我们没到其它地方,也没向其他人打听,就从村的南面下山。这时非常热闹的场面呈现了:从安沛防区返航的F-105型美机,一批两架、一批两架的多批次从我们头上掠过,飞得很低,看到它在天上有两米多长,飞行中像乱了套一样,没有什么秩序,似乎很慌乱、很狼狈。这时,有战士提出用冲锋枪对准美机进行扫射,我没有同意,我说“打下了到哪里去捡?打不下子弹到哪里去报销?到时连长说我‘做得对’,而指导员说我‘做得不对’,那么我只能说‘我又对又不对’,你们说我该怎么办?”他们听了我这么说也就不吱声了。我们下到山脚下,沿着11号公路追着、闹着回到了班东。

10月29日一早,我们来到班东的东北一条小溪旁边,用望远镜看到小溪对面的山坡上有一片植披被焚烧过,怀疑是美机坠毁的痕迹。这里溪流清沏,它的水是从上游也就是我们昨天在苗寨见到那片红土台地流出来的。小溪的对面是峭壁,有两条圆木一条接一条架在小溪上面作桥。我们不想绕到老远的地方上去山坡上,八个人就一个接一个地抓住峭壁上生长着的攀藤爬到山坡上。山坡上留下的痕迹确实是飞机坠毁的,不过已经象打扫过一样,连丁点的小碎片都没有留下。我们下到山坡的脚下,在几户人家的一户门口看到了飞机的尾部垂直翼斜靠着放置在门口的墙脚跟。我们就进到这户人家屋里坐,这个中年男的民众很热情,向我们详细讲述了1967年8月14日晚美机坠毁的情况,说美机坠毁在山坡上随即就有人民军和公安来到,天亮后将所有残骸也搬走。我们也将“8.14夜战”的情况对他说了,他知道我们将美机打下来了,我们也知道“8.14夜战”袭击231站的美机确实被击落了,大家都很开心!最后他一定要将捡到的放在门口的美机的那块尾部垂直翼送给我们作为纪念。

    由此可见,参加“入越轮战”的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一营的500多名指战员分得的由二连231站三号手黄松波亲手铸造的“F-4C小飞机”的纪念品,就有“8.14夜战”袭击231站的、又被探照灯照中和被高射炮击落的这架F-4C美机的成份,这是多么具有有纪念价值的纪念品。 

10月30日我们在5 支队部附近找到了一位越南男青年作为向导,带领我们上到“克东”的苗族山寨,结果一无所获。

二、在傣族竹楼

10月29日下午,我们就撤离班东驱车回到巴溪路口,见到公路边的小山坡上有很大的一片开满白色的山茶花。我们好奇地上到山坡上,来到这片人工种植的山茶花的跟前。它与人的腰围一般高,树干高疏、叶色深绿,一朵朵洁白无瑕的山茶花犹如牡丹,簇拥争荣、耀眼生辉。碗口般大的山茶花,喷发出透人肺腑的阵阵馨香。山茶花“艳而不妖”,深得人们的喜爱!

正当我们兴致勃勃地观赏山茶花之际,突然听到美机的暴音从远而近,从安沛防区返航的多批次的两架、两架,一前一后的美机从我们的两侧掠过,前天在苗族山寨见到的情景再度呈现。随后见到一架拖着长长的火光和浓烟从我们的右侧向西南方向飞去,而且高度已经降到很低,似乎将要坠地。我们高兴极了!都跑步下到山坡下,爬上车就急速驱车沿13号公路往“芦苞山口”方向追去。走了十多公里没有发现情况,这时在公路的右侧迎面走来一男一女,女的是一位二十二、三岁的青年挑着两筐东西,男的年纪偏大些跟在后头。我叫翻译问他们在前面有没有看到什么情况。他俩说在前面见到有一架美机插在稻田里。我们加速前进了几公里,在公路左侧见到一架F-105美机的前半截插在稻田里,后半截却斜撅着露在外面。我们见到已被越南的军人、公安、民众将它围了起来。我们只得“望机兴叹”!非常扫兴地离开啦!

但是我们的心中始终装着三个字“捡残骸”,我并不死心,还是想进到琨山里面找残骸。前几天,我们从13号公路下坡将要来到巴溪路口,在眼前不远是一堵峭壁,挡住了视线,这就是海拔一千多米的琨山。在琨山里面应该有美机残骸,关键的是探清路线、找到向导。

我们驱车返回到巴溪路口,在它的左侧进到一个地图标示“陈富农场”的地方。在路的右侧是一排高大的“吊脚楼”。一幢挨着一幢,一直排列到这条路的远端。这时,天已经渐渐入黑,我们就在最前面的一幢楼前停了车,打算上到楼上向民众打听情况。可能是我们的汽车的声响,有位女青年站立在二楼的阳台栏杆旁观望。我们认出她是刚才在公路上遇到曾经向她问过情况的女青年,她也叫我们到她的楼上来。

我们从楼的左侧的楼梯上到二楼,楼房面积很大,左边是洗漱和厨房,进到里面是客厅,客厅背后是住房,她的阳台在最右边。环境虽然简朴,但是非常雅洁,多数用具都是竹制品。她招呼我们坐下,给我们每人都沏了茶,端庄地坐在竹椅上和我们说话。其实,她会讲非常流利的中国普通话。她说他们这里都是傣族的白傣人,说越南的傣族与中国云南的傣族同祖同源,是后来迁徙来到这里的,他在读高中时学过中文,现在在这里的小学当教师。她说她叫陶思玉莲,陶思是姓、玉莲是名,说刚才在公路上一起走的是她的父亲。她问了我们是否看到那架美机?我将情况向她讲述了,我说我们不与民争利,应该是先到先得,我们不把它当成战利品,无非是做些纪念品而已。她说她知道中国人是很讲信用、很讲礼貌的。

我们将地图打开,要求她帮助打听进到琨山的路线、找到向导。她说她不赞成我们进入琨山,说她长到这么大还没有听说过琨山里面是怎么样的?也没有听说过有谁进过琨山?她肯定地说没有人会给我们当向导带我们进琨山。她觉得琨山方圆几十公里,几百上千米的大山,就算进得去,捡到残骸也拿不出来。她反复劝告我们不要有进琨山的想法。

我们在她的客厅坐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就告辞了,驱车向“芦苞山口”进发。

这位傣族女青年说话温柔、神情豪爽、待人有礼,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觉得她犹如巴溪路口山坡上绽放的洁白无瑕的山茶花,有如南宋状元王十朋在《王梅溪诗集》所写“一枕春眠到日斜,梦回喜对小山茶。道人赠我岁寒种,不是寻常女儿花。”

越南的白傣主要分布在莱州的琼崖和义路的扶晏。据说白傣原是居住在云南西北和南部地区的白夷族的后代。他们的祖先沿黑水河(沱江)而下进入越南。白傣的祖先为陶思姓,思是白的意思。越南傣族约占越南全国总人口9%,按他们衣着的不同颜色可分为白傣、黑傣和红傣的三大支系(但多已京族化,尤其是青年)。

当晚我们来到“芦苞山口”附近的“班班”,在一幢被弃置的竹棚过了这一夜。

【注】本文相关的图片,详见本博客相册的“入越轮战”和“在越见闻”。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