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入越轮战”遇到的意外  

2010-09-06 14:5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本“博客”的“相册”中登载有一幅地图,是当今的“安沛市地图”(详见“当今安沛”相册的“越南安沛市地图”)。在地图最下面的红河河面上的“白条”是越南于1990年兴建的安沛桥。

安沛桥是安沛与红河西岸的文振相连。安沛桥是越南现在的37号公路(地图中标有圆圈的37数字)的公路桥。37号公路是当年的13号公路,它是从友谊关经过太原、宣光、安沛再通往黑水河(沱江)南岸的安州。

在当今安沛桥以北大约两、三公里处,即红河东西两岸连接的位置当年有中国工程部队架设的一条“浮桥”(详见“当今安沛”相册)。这条浮桥,是当年安沛通往越南西北的唯一的通道。为了确保防空安全,浮桥于下午16时30分至次日上午7时30分接通;上午7时30分至下午16时30分拆除。

1967年10月26日17时,我带领的“捡残骸组”就是通过这条“浮桥”向着义路方向进发(详见“当今安沛”相册的“当今越南的“路标牌”),它的正上方指的是通往“义路”79.6公里,左下方指的是通往“安沛桥”1.2公里,右下方指的是通往“欧楼”1.2公里)。欧楼是当年82分队(灯二连)一排部(211站)的驻地。

我们沿着13号公路向着义路方向行进。10月27日上午,来到13号公路右侧的一条小路,行驶了约6公里,路过只有几户人家的克根。过了克根,中午来到一段新开的道路,路边有几排新建的竹棚,住着越南“青年突击队”,都是二十多岁的青年妇女,她们应该是从外地疏散到这里的,在这里从事修路和农副业生产。我们就在这里停车煮午饭。她们见到中国军队到来非常高兴!嘻嘻哈哈笑着闹着跑了过来,问这问那,说的是满口的越南话,只有翻译听得懂在应答她们。

吃过午饭,我们继续行进来到一个地图上标示楼琨的地方,这里是这段新开的道路的尽头,它三面环山,是一片非常开阔的长满金黄色谷穗的稻田,我们将车停在一棵很高很大的树底下,大家都下了车,抽烟的抽烟,方便的方便,有个别还好奇东张西望。我环视了周围的环境觉得不错,有如“世外桃源”的感觉,前面右侧是深山大岭,有小路可以进去,我初步设想将车就停放在这里,留下三个人,其他人跟我步行进山。就在这时,指挥排标图班标图员罗德元走到我跟前低声对我说“见到这棵大树有个树洞,还有一个人从树洞里钻了出来。”我一听觉得异常奇怪?就和罗德元走过去看看,果然有个人站在树底下,见到有一个人能进出的树洞,这个人看着我俩面无表情,身上穿的衣服背后印有号码,我越发觉得奇怪?就招手喊翻译过来,指着上方的那块牌坊,问他上面写着什么?他看了很久,就是说不出话来,他最后说“看不出写的是什么?”我想糟透啦!

这个翻译说他是河南人,是昆明军区的陆军接受过两年越语培训,跟随我们灯一营入越,我觉得他的越南口语还可以,就是越南文字还未过关。

我领着他和几个人来到牌坊的后面,里面有两排砖瓦平房,见到有几个人蹲在地板上烤红薯吃,他们呆板地看着我们,我见他们身上穿的衣服都有号码,他们听我们说话应该知道我们是中国人。我要翻译问他们这是什么地方?他们说是越南的劳改场,说话的这个人说他是从老街来的,说越南“抗美救国战争”爆发就被送到这里进行劳动改造。这可把我吓了一跳!我领着我们的几个人回到车旁,我责怪翻译说“你连牌坊上的一行字都看不出写的是什么?我们在这里呆有可能要出事?”他说“牌坊上有个把字看不明白!”我当即叫大伙上车,叫驾驶员将车驶离这个地方。

车往回走,我见到远处的山脊上拉有铁丝网,我想不通的是为何这个劳改场连个值班的都没有?我们的车就这么随便开了进去?看到的都是劳改犯,连一个管理人员都没有见着?在往回走的路上见到有一大帮劳改犯出外劳动归来,后面和两侧都有越南的公安人员跟着。我一路上在想,如果按我的设想将车停放在那棵大树底下,留下三个人,其他人都跟随我进山,那么我们有可能要出事?…我简直不敢再往下想。

这是我“入越轮战”以来在越南遇到的第一件意外的事,幸亏未有发生意想不到的后果!

另一件事就是1968年1月18日下到外劳河洗澡的事。参战老兵“广空高炮”在“援越抗美战争纪念馆”网上多次提到东线谅山防区的探照灯连的副连长下河洗澡连头都被炸掉。

1月17日连长徐燕俊要我到安沛防区西北的223站,将他们提前撤出,带到孙热的4中队(灯一营)部,等候和部队一起回国。

当日我独自来到距离一排部(211站)的欧楼二十多公里远的位于安良的223站。中国后勤部队第166支队有一个跟踪灯站已经来到223站接收阵地,他们说是海军东海舰队宁波基地的探照灯连的,当中有一个人会讲广州话,我和他聊了很久。当晚我在223站过夜,第二天也就是1月18日223站撤收了兵器和物品,吃过午饭就离开安良,他们算是踏上了回国的归途!行驶到快到欧楼的外劳河边,因为红河河面上的浮桥要到下午16时30分才能接通,不宜提早到河边等候,我就叫将车停在13号公路外劳河边上的一棵橄榄树下。这时223站一号手刘炳尧出了个“歪主意”问我能不能下河最后洗一次越南的水(洗澡)?我未加考虑就同意了,叫他们带上轻武器和挂包(战士的津贴费都放在里面),还有人端上铝锅说装水煮开水带在路上喝。就在江胜才溺亡下水的地方上游不到一公里处所有人都兴高采烈地下到外劳河里洗澡。

我在《外劳狂澜》一文说过“往日清沏见底,水深不过膝的外劳河。”我们下到外劳河不久,正在嬉戏闹着玩的时候,没有料到的事就发生了。安沛防区突然拉响了“空袭警报”,一批两架F-105美机向着我们头上飞来,已经进入阵地的166支队的57毫米的高射炮一个劲地跟着这两架美机射击,在美机周围冒出一团团的白色的烟圈。我们处在防区的西南,是多数美机返航的必经之路,过了我们的上空高射炮就再也打不着了。顿时,在我们的上空积聚了许多炮弹片,听到象一窝蜂飞过的声音“嗡嗡”响,听到弹片打在对面山坡竹林的竹杆上“格格”响,还有落在我们身旁四周的河面上“咚咚”响并溅起了一个个水涡。大家着慌啦!害怕弹片打在头上或身上,甚至有人想往汽车上跑。我叫大家不要跑,都靠在河边的崖壁,将挂包、盛上水的铝锅托举着放在头上。过了一会,这阵子的恐慌总算躲过啦!大伙都站着靠在崖壁,个个都双手托举着挂包或盛满水的铝锅放置在头上,呈现出引人发笑的姿态。相互之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暗自发笑!我蛮认真地说“笑笑笑!出的歪主意,差点让我临到天亮还尿了炕!”(意思是临到回国,还让我犯了个错误!)解除了空袭警报,我们就通过浮桥来到孙热。

2007年4月我到湖南郴州,和原223站站长郭有忠谈话时,他问我“记不起是哪位领导到223站将我们撤出来的?”我说“是我。”他好象不相信?当我说了下河洗澡的事,他就笑着说“没错!没错!”

我问他是否第二天车到“友谊山”脚下我带你们上山向长眠在异国他乡的战友告别?他说我记错啦!说他至今都不知道“友谊山”在那里?说我将他们带到4中队(灯一营)部,扔下他们就自己回连部去啦!他们在营部的招待所住了一宿,第二天是另一个干部跟车带他们踏上了回国之路。

他的回忆纠正了我的记忆,我应该是带指挥排的车回国。1月19日下午17时许,车驶到“友谊山”脚下,我叫驾驶员将车停放在路边,叫所有人带上轻武器和挂包跟我上到了“友谊山”,在4中队牺牲的田应德、朱柱登、楚淑初、江胜才四位烈士的墓前进行了“三鞠躬”和绕墓一周,然后才下山上车踏上了回国的归途。

【注】本文相关的图片,详见本博客相册的“当今安沛”和“在越见闻”。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