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外劳狂澜  

2010-09-06 14:4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2分队(灯二连)一排部(211站)位于红河西岸的安沛省文振县欧楼乡。

越南天气多雨、潮湿。到了1967年8月,入越初期使用的麻线编织的帐篷,经过日晒雨淋,已经沤烂得差不多了。遇到雨天就出现“外面下大雨,帐蓬里面下小雨;外面不下雨,帐篷里面还下雨。”必须“总动员”,用盆、桶在帐篷里盛接漏水。上级为了改善“入越轮战”部队的住宿状况,下发一批从国内拉来的“油粘纸”(沥青纸),作为弃置帐篷改搭竹棚的遮挡用料。用作支撑的竹木,在越南随处可见可以就地取材。由于我们不会搭建竹棚,只能请当地的越南民众帮忙。由于我们没有越币支付工钱,只能用饭菜以及买些茶、烟等物品招待,待完工再送些食品酬劳他们。

9月4日吃晚饭时,我听到一排排长郑桂江吩咐电话员张荣正和报话员江胜才,要他俩明早吃过早餐去后勤23分部买些茶叶和香烟,说约好了越南民众来搭竹棚,要招待他们。

越南的天气突然多变。9月4日晚的下半夜接连下了倾盘大雨,导致一排部通往212和223站的有线通讯线路中断。

9月5日吃过早餐,尚未进入常规的空袭时间,我蹲在指挥室掩体的土堆上歇息,见到电话员张荣正抱着一堆衣服哭着跑回来。我问他哭什么?他说江胜才掉到河里。我大声呼喊“江胜才掉到河里啦!大家快去抢救!”顿时,一排部除了值班站岗的以外,全都跟着张荣正往13号公路的外劳河跑去。同时开出一辆吉斯151型运输车,卫生员背上药箱、拿上担架乘车向13号公路开去。

我跑到13号公路的外劳河边,一看愕然了!往日清沏见底、水深不过膝的外劳河,因连夜暴雨、山洪瀑发,河水上涨了几米、河面扩宽了几米,河水将要漫上公路。只见河里水流湍急、红浪翻滚、旋涡重重。已有几个越南民众在河里进行潜水搜救。

一排部所有懂水性的干部战士在李恩臣副连长的带领下都下到河里,在江胜才落水的地方至下游的一公里河段集中了中越军民二十多人进行潜水搜救。

越南民众说开始见到落水的战士浮过上来,因距离远未能拉着。之后,再也没有见到他浮过上来。

救援的电话打到了红河对岸的连部和二、三排,干部战士纷纷渡过红河来到出事地点,在连长徐燕俊和副指导员李有谟的带领下也都下到河里进行潜水搜救。

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过去,河水虽然略有下降,但是到了中午依然毫无结果。下午14时左右,徐连长找到李副连长和我,说江胜才生还的希望已经很小,要我俩带两个电话员到外劳河河口,与越南民众取得联系,借鱼网将河拦起来,不能让江胜才漂流到红河。

在安沛防区,外劳河是红河最大的一条支流,在文振与诺玛之间的河口与红河连接。外劳河和13号公路(现称37号公路)为同一走向,向着安沛西南延伸,全长约二十多公里,江胜才落水的位置至河口大约八公里。

我们四个人带上轻武器和背包,由一排部出车将我们送到213站的路段,然后步行到河口。

这里是通往文振的一个“小渡口”。一排电话班的电话员维护检修通往营部的有线电通讯线路,都是往返于这个小渡口。有一次,我跟随一排电话班的电话员维护通讯线路曾经路过这里。

我们联系了河边一户在外劳河打渔的越南民众,由他借来鱼网将河拦了起来,我们在他的一个竹棚安顿下来,昼夜轮流进行值班,夜里时而用电筒照射一下河面。我们的饮用水和三顿饭则由附近的213站负责送。

9月5日一夜过去了,没有任何结果。9月6日吃过早餐,由越南民众叫来两条小艇,我们四个人两两分乘,由越南民众划着小艇从下游沿河上溯,察看河面和河岸,一直来到江胜才落水的地方,见到一排部仍有十多个人在河里寻找。我们一路毫无结果,就顺流而下回到了河口。当晚213站送饭通知我明天到营部开通讯会议。9月6日一夜又过去了,依然毫无结果。

9月7日吃过早餐,我从河口走路来到诺玛的红河边,乘坐越南民众划的小艇过河,准备走路到营部开会。当我乘坐的小艇划到红河中间,见到对岸站着两个中国军人,小艇越划越近看出是二排电话班的电话员张荣生和姚庆奇。我上到岸上,他俩对我说“连长来电话,叫你不要去营部开会。江胜才的遗体已经找到了,要你到二排部找个地方铺好床板,等江胜才的的遗体运到,给他整容换上新军装,等营部运送棺材的车到就入殓,然后运往朗达路口的‘友谊山’安葬。”我和他俩来到二排部(221站),找到越南人弃置的一个凉亭,将地面打扫干净,铺好了床板。可是一直等到中午,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按奈不住就打电话到一排部询问,指挥排标图班班长余长衡接的电话,他说“一早是那个‘广东老太婆’(华侨陈氏媛)跑来说‘你们掉下河的战士被越南人发现了,将他拉到了岸边,叫你们赶快去。’一排部开出一辆车,由这个‘广东老太婆’带路来到江胜才落水的下游大约一公里处,将江胜才的遗体抬上了担架,运到诺玛的红河边,由越南民众划的小艇运到了对岸,这时营部运送棺材的车也到了。由于江胜才的遗体已经高度腐败,不能再运到二排部,搬上搬下更不好弄,所以就在岸边入殓运往朗达路口的“友谊山”安葬了。”

我得知李副连长他们已从河口撤回到一排部,我就离开了二排部(221站)。

江胜才是1966年入伍的安徽郎溪兵,入伍前曾担任大队团支部书记。江胜才有文化,人也很聪明,安排在指挥排报话班当报话员。他和张荣正被派往后勤23分部购买物品,当他俩走到外劳河边上见到一排部通往212和223站的有线通讯线路断落在河面上,江胜才说下河将它接上。张荣正劝他不要下去,水很深、很急,下去很危险,等一会就有电话员来抢修。江胜才说不怕,边说就边脱衣服,下到河里就被外劳狂澜卷进了旋涡。

江胜才出生在郎溪县的“南漪湖”边,他曾经说过他懂水性。据我分析,江胜才下水之前未做热身运动,由于连夜暴雨导致水温下降,他下到河里可能抽筋被卷入旋涡,更有可能他被旋涡卷进了河边的树根里被卡住,所以几十个人潜水搜救始终未能找到。

江胜才牺牲之后,164支队4中队给予江胜才烈士追记三等功。

2007年4月,我通过安徽省郎溪县毕桥镇政府找到了长溪村的江胜才之弟江胜兵。他说40年来不知我哥哥江胜才牺牲的详细情况?也不知他安息在异国他乡的什么地方?就在我俩通话前一个星期,他的父亲江昌清(40年前我记录的联系人)不幸去世。他父亲临终前提到长子江胜才,江胜兵说“如果我俩能够早些时候联系上,我父亲也就了结了悬挂40年的这件心事,他也就能够瞑目安息啦!”

【注】本文相关的图片,详见本博客相册的“入越轮战”。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