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探照灯兵

 
 
 

日志

 
 
关于我

1961年8月应征入伍,在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二连任灯手、副站长、标图员、标图班长、指挥排长。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参加“入越轮战”。1970年1月调一连任政治指导员。1973年10月退役,转业安置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故地重游  

2010-09-23 11: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7月,我在撰写《野营拉练》和《修建机场》的两篇回忆录时,回想起1970年12月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野营拉练到浙江安吉时我们一连的驻地--五云里、1972年5月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被解除战备全团开赴江苏吴县修建光福机场时我们一连的驻地--玄墓山,以及1970年10月至1974年4月期间我们一连在上海川沙的驻地--小湾。时光虽已流逝了三、四十年,但是旧地的景物和往事依然回荡脑际,悠然重现,历历在目,激起了我返回“旧地重游”的设想。

我将我的设想向在广州的原一连司务长龚关福以及在柳州的原一连副连长王继贤和在郑州的原一连医助马向坤通报了:打算9月“秋凉”之后组织几位战友前往五云里、光福和小湾进行旧地重游。对此,他们深表赞同。

我与在湖州的原一连111站雷达手王治伦联系,拟定我们在杭州集中,王治伦从湖州驾车到杭州接我们到湖州,然后一同前往五云里,再到光福,最后到小湾。对此,王治伦表示欢迎和支持。

我与安吉县天荒坪镇五鹤村(原五云里)村委会主任彭忠坤以及上海川沙原王港公社虹桥大队党支部书记张培根联系,将我设想的旧地重游转告了他俩。对此,他俩表示欢迎。

俗话有说“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现在则是“三军未动电话先行”。新时代通讯设施的优越性,将我的设想很快敲定并赋于行动!

9月9日我们分别乘坐火车于10日先后抵达杭州。王治伦驾车来到杭州,与久别三、四十年的战友相会于杭州车站,个个笑得“有牙没眼”。

我们一行于傍晚时分抵达湖州,与在湖州的原灯四团电影组的战友洪伟健以及王治伦的朋友相聚在太湖湖畔共进晚餐。席间,畅谈昔日在部队的情谊和分别之后的经历,充满了激情和思念!

9月11日王治伦驾车载着我们从湖州出发,途经1970年12月25日至27日我们灯四团野营拉练步行走过的苗地、和平、晓墅、递铺(安吉县城)来到港口。五鹤村妇女主任姚齐驾车来到“港口收费站”,在此迎候我们的到来。她带领我们来到五鹤村。村党支部书记王建平和村委会主任彭忠坤已在村委会等候。

随即分乘两辆小车徐徐驶向五云里。在公路一侧的原五岳大队部旧址,是40年前我们野营拉练时的一营部的驻地,在这里召开过全营干部大会进行了野营拉练回程的动员。

我们在王书记、彭主任和姚主任的带领下来到五云里。眼前是新筑的公路和新建的民宅,当年竖立在村口上书“五云里”三个大字的拱门已经消失,浙北一式两层宽敞的木楼房舍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农家乐”餐饮旅馆四处可见,改革开放促进了浙北山村的经济发展,五云里已是今非昔比,不再是40年前我们所见的模样。

我们乘坐的车停在一幢新楼前坪,站在楼前迎候我们的是82岁高龄的原五岳大队章鸿选大队长。久别40年的旧友重逢,心情格外欣喜!

章大队长领着我们漫步重游旧地。穿越五云里的一溪清流依然如故地自西向东流淌,环抱五云里的青翠毛竹依然如故地坚毅挺拔。

我们走在溪流南侧,龚司务长一眼就认出当年我们一连厨房的位置,它在溪流南面,靠近溪流边上方便炊事员淘米洗菜。

我们来到章大队长的新居,这幢两层新楼的位置是40 年前章大队长家居的木楼的原址。

当年是龚司务长将我和朱连长、王副连长,以及通讯员安置在章大队长家居的木楼的二楼居住。我们一连参加野营拉练(包括代管的五连三个雷达探照灯站)总共136人,多是住在溪流两侧的木楼民宅,由于人多负重,所以多是住在楼下。对面的一间旧屋是当年的“小卖部”,它依然如故地保存着昔日的模样。

据说五云里每年接待不少各地的游客,尤其是盛夏避暑季节上海很多人到此旅游,几百元租一间房间可以住一个月,除了提供食住还帮洗衣服。我们见到最大的一户“农家乐”,建有1、2、3号楼,彭主任说这户人家接待游客年收入高达一千万元。还说五云里可以接待1500人的住宿和饮食,有120辆车可以接送。

我们野营拉练在五云里驻扎了十八天,直至1971年1月15日撤出返回上海。在五云里期间,我们向村民宣讲了1971年《元旦社论》,参加了修筑山塘堤坝,与小学师生举办了联欢会,元旦前夕我们邀请村干部和村民代表聚餐,他们也邀请我们全连指战员吃了一顿猪肉、冬笋炒年糕,还组织了全连指战员攀登五云里南隅10公里远、海拔1300多米的赤头洋。

五鹤村干部邀请我们在一间“农家乐”共进午餐,品尝当地的风味特产。席间,大家畅谈40年前的深情厚谊,当年军民一家亲的情景再次重现。我特意将我撰写的《情深谊长》(诗篇)送给了他们。诗篇写道:

庚戍年腊月,空军探照灯兵第四团自上海“野营拉练”到浙江安吉,一营一连驻扎港口公社五岳大队五云里村。庚寅年八月,粤桂豫战友再临“福地”重游,忆昔有感。

拉练离沪到浙北,扎营半月在安吉。

跨过拱门五云里,翠竹清溪木楼陂。

南行廿里赤头洋,踏冰攀峰不觉惫。

欢歌同庆新年至,笋烹糕香情谊激。

【注】1970年岁次“庚戍”,2010年岁次“庚寅”。

午餐之后,姚齐主任驾车带领我们来到“中国大竹海”游览。

这里是亚非拉十七国毛竹研究基地,又是安吉县天荒坪镇新辟的旅游风景区。青山绿水和青翠毛竹构成了此地的主题内容,人们笼络不绝地到此观尝自然风光和吸收新鲜空气。

下午,我们告辞了五云里返回到湖州,洪伟健夫妇来到酒店和我们共进晚餐。

9月12日由于王治伦约定了有业务洽谈,不能与我们同往江苏吴县光福。他送我们来到湖州客运站,我们四人改乘空调大巴去苏州。然后转乘出租车来到光福,在邓尉中路的一间餐馆吃过午餐就到“上海宾馆”开房放下行李,再租乘出租车来到1972年我们参加修建光福机场的驻地--玄墓山脚下的陆军团部大门口。门卫不让我们进入,只好乘坐这辆出租车沿着玄墓山与长圻山和吾家山的山坳小路来到“香雪海”和“司徒庙”。由于不是赏梅季节,我们没有进入“香雪海”,只是进到“司徒庙”,观赏了“清、奇、古、怪”的四棵古柏,以及田汉纪念亭。

“司徒庙”内给人的感觉很不理想,显现的是残旧和凌乱,没有很好地修葺和管理。

我们乘坐出租车原路返回上到玄墓山的圣恩寺,这里离我们当年驻扎的营房很近。令人失望的是这座古刹被这个陆军团部的围墙围住,只有一道小门进出,还有卫兵把守,要凭身份证登记才准进入。对此,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我们进到圣恩寺,给人的感觉很不理想,显现的是冷清和残旧,实际上它是军营里极不相称的一座寺庙。我真弄不明白:江苏省文物管理部门对此不知有何感想?

在圣恩寺内见到那棵柏树,使我回想起1972年7月我们一连就是在这棵古柏下面召开了党支部大会,我在会上作了《“整顿党支部”的总结报告》,同时改选了新一届的支部委员会。

我们登上圣恩寺背后的山坡上,见到当年我们驻扎过的营房修葺一新,它与圣恩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于阴天雾大能见度差,我们拍摄的照片效果不好。

我们步行回到“上海宾馆”,沿着邓尉中路来到光福古镇。由于铜观音寺将要关门,我们没有进到里面游览光福寺和光福塔。听说光福机场管理很差,像是个报废的机场,我想穹窿山风景区的管理也好不了多少?所以没有再到其它地方游览。当今的光福,给我的感觉已经不是“光天福地”,经济发展明显滞后,风景文物和环境秩序的管理都没有跟上形势的发展和旅游的需求。它是我们这次所到之处最差的!

9月13日一早我们就离开了光福,租乘一辆出租车直接驶往上海浦东新区。中午12时抵达唐镇。小湾的旧友陈金门的儿子将我们安置在川沙路的168宾馆居住。小湾原书记张培根和旧友陈金门父子与我们一起共进午餐。餐后张书记和陈金门父子带领我们来到我们以前的驻地小湾游览。当年我们的营房(祠堂)不复存在,已经新辟为工厂,唯一能找到的痕迹就是当年营房大门口东侧的那个旧凉亭,它隐蔽在两间工厂的夹逢之中,这个难得的记载的痕迹成了我们留念的珍贵景物。

小湾的“一条街”依然是旧模样,不过它已经成为外地人聚居的地方。我们在小湾发现了两个“新大陆”:其一,“小湾区公所”旧址是我这次来到才得知的,过去我在小湾呆了三年多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小湾区公所”旧址;其二,有一间“长寿庵”,应当是“文化大革命”之前就有的,之后就给毁了,是“改革开放”之后重修的。

至于当年上川路(庆云寺)至川沙县(城厢镇)的窄轨铁路和小湾小火车站已经被新马路和工厂、商店取代,连“丁点”的痕迹都找不着,只有当地的老人才能说得出它的真实位置。

我们返回到川沙路的餐馆,40年前参加过我们一连开展民兵训练的小湾女民兵张秀华、张影和薛爱妹早已在餐馆迎候我们的到来。

这些当年18-20岁的小姑娘虽然都做了孙子的奶奶或外婆,但是依然保留着当年的活泼表情。她们放下锄头已有九年,现在都建有新居、买有小车,而且经常聚在茶馆喝茶一起打麻将,或到舞厅跳舞,自由自在地消遣休闲。她们畅谈40年前的记忆,询问分别之后的人和事。她们连做梦都没有想到40年之后竟然又在川沙与我们相会,觉得我们旧地重游的精神难能可贵!

9月14日中午,1967年“入越轮战”8月14日晚夜战荣立二等功的原231站副站长黄来德约我们来到上海平凉路的一间餐馆与原灯四团转业在上海的徐燕俊、陈正身和祝立钟聚会。其中,徐燕俊和陈正身是1967年“入越轮战”荣立集体二等功的164支队4中队82分队(灯4团1营2连)的在任连长和指导员,我当时在该连任指挥排长,我们都是非常熟悉的。战友重逢聚餐,其实是讲的比吃的多,以往的人和事真是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由于当晚的晚餐另有安排,三个女民兵非要安排我们到茶馆喝夜茶,我们从上海吴淞赶回川沙,张秀华驾车已在168宾馆迎候我们,载着我们来到茶馆时张影和薛爱妹早已在茶馆等候。在闲谈中,她们回忆了当年她们到我们的食堂吃馒头、技师和报话班长组织她们民兵训练、还经常中午到连部打乒乓球等等往事。

我们一营是1970年10月从浦西调防到浦东。营部在十村,一连在小湾,二连在周浦,三连在高桥。直至1974年探照灯兵解散为止,我们一连在小湾驻防将近四年,时间虽然很短,但是我们与当地的干部和民众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她们得知我们明天(9月15日)将要离沪踏上各自的归程,非得要在明天中午请我们一起共进午餐。她们决定今年12月来广州,然后到北海,最后到柳州作为回访并与这次未能前往上海的当年部队的旧友聚会。

我原先的设想没有料到我们的行程如此顺畅,且每到之处都受到热情的接待。总之这次旧地重游的感受和收获,我难以用语言表达。

【注】本文相关的图片,详见本博客相册的“故地重游”。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